巨匠的友谊

作者:

 徐悲鸿和齐白石,这两位中国画坛的巨匠,犹如双子星座般永远闪耀在艺术的天空,而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成为一段佳话永远在人间流传。

  齐白石本是木匠出身,但凭着自身的天赋和刻苦勤奋,不仅在绘画上取得很高的造诣,而且一枝独秀不落古人窠臼。但在当时以模仿古人为能事的国画界,齐白石的处境十分尴尬,唯徐悲鸿对其画作甚为赞叹、敬佩。徐悲鸿于1929年担任北平艺术学院院长后,亲自登门拜访这位仰慕已久却又素不相识的画家,并提出欲聘其为北平艺术学院教授的请求,但连去两次齐白石均婉言拒绝了。徐悲鸿没有灰心,又第三次登门邀请。67岁的老画家被深深感动了,终于道出顾虑:自己从没有进过洋学堂,连小学都没有教过又如何能教大学?若遇上学生调皮捣蛋,自己这把年纪,恐怕摔个跟斗就爬不起来了。徐悲鸿便告之:他无须讲课,只要在课堂上给学生们作画示范就行,并且自己一定在旁边陪其上课。这样,齐白石才答应一试。

  次日清晨,徐悲鸿亲自坐了马车来恭请,学生则站在校门前以热烈的掌声迎接老画家来校任教。齐白石登室当场作画,学生都在一旁仔细观摩。画完后,在徐悲鸿的引导下,齐白石与学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这堂课上得生动有趣,学生、徐悲鸿以及齐白石自己都觉得很满意。课后,徐悲鸿又亲自送齐白石回家。临别时,老画家激动地说:“徐先生,你真好,我以后可以在大学教书了,我应当拜谢你。”说着便双膝下屈,欲对才34岁的晚辈徐悲鸿行大礼。徐悲鸿慌忙扶住他,热泪盈眶……两位画坛大师,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终生不渝的友谊。

  当时的北平画坛观念极为落后,徐悲鸿欲革新中国画的主张遭到保守派的激烈反对,就连聘齐白石为教授之举也成为众矢之的遭到非议。“齐木匠居然也来当教授了!”流言蜚语,诽谤刁难,一时俱发。使徐悲鸿深感孤掌难鸣,只好辞去院长职务,南下沪宁。临行时,他去辞行,齐白石当场画了幅《月下寻归图》相赠,并在画上题诗日:“草庐三顾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海上清风明月满,杖藜扶梦访徐熙。”

  徐悲鸿南下后,和齐白石书信往来不绝。当时,齐白石尚未正式出过画集,只是自费印了200本画册赠亲友。为了扩大齐白石的艺术影响,徐悲鸿向中华书局推荐,并自任编辑亲写序言,终使齐白石的第一部画集正式出版。齐白石收到自己的画集和稿酬时,无比喜悦和激动。老人又一次被徐悲鸿深深感动了。

  抗战时期由于战火纷飞,徐悲鸿与齐白石已不能再书信往来,徐悲鸿写了许多怀念旧友的诗篇,如:“烽烟满地动干戈,缥渺湘灵意若何。最是系情回首望,秋风袅袅洞庭波。”

  抗战胜利后,徐悲鸿急从重庆致信齐白石,很快便收到回信。齐白石在信中满怀深情地写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君也!”不久,徐悲鸿回到北平,立即去拜访齐白石,分别17年后,故友重逢,两人不禁悲喜交集。不久,徐悲鸿就任北平艺专校长,便立即聘请齐白石担任该校名誉教授,并经常与齐白石在一起作画、长谈,他们之间的友谊更深厚了。

  1948年,平津战役打响,北平的国民党要员纷纷逃离。临近北平解放前夕,南苑机场被炮火封锁,国民党政府在东单广场抢修起临时机场,派飞机来将一些著名专家及其家属接走。徐悲鸿也在此名单中,但他坚决拒绝去南京。不久,田汉潜入北平,向他转达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对他的希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离开北平,并尽可能在文化界多为党做些工作。徐悲鸿非常激动,次日便去看望年近九旬的齐白石。这时,有人向老人造谣说:共产党有个黑名单,进城后便要把这批名单上的有钱人全都杀掉,他已是单上有名。但徐悲鸿告诉他,北平很可能会和平解放。万一城内出现混乱,便会来接老人去北平艺专,护校的学生可保护其安全。共产党对所有对文化有贡献的人都很尊重,自己也坚决不走!齐白石老人一向最信任徐悲鸿,听他这么一说,疑虑顿消,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后来,他们共同迎来了北平的解放,也迎来了他们晚年在艺术上大放异彩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