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秘密

作者:

  捷琳娜怀孕了,孩子的父亲叫科恩特。科恩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听说捷琳娜怀孕了,便无情地抛弃了她。捷琳娜举目无亲,苦苦支撑了八个月后,她买了一张火车票,决定找一个地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永远的秘密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火车开动了,捷琳娜在餐车里找到了一个座位。“太太,您怀孕几个月了?”坐在身旁的孕奸微笑着问她。“八个月了……”捷琳娜苦笑道。“太巧了,我也八个月了!”那女人高兴地叫起来。这位太太一身时髦打扮,看起来相当有钱。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捷琳娜郁郁寡欢的神情,滔滔不绝地与捷琳娜聊起天来。原来她叫苏菲娅,在旅行时和丈夫贝克伦一见钟情,怀孕以后两人就结了婚,现在坐火车是去贝克伦的家乡定居。

  苏菲娅和贝克伦用完餐后,坚持邀请捷琳娜到他们的车厢里休息。捷琳娜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

  晚上,贝克伦夫妇散步去了,捷琳娜躺在床上想着心事。突然,一声巨响传来,整个车厢猛烈地颤抖起来,墙面、房门迅速扭曲变形,一股热浪席卷过来,捷琳娜晕了过去。

  捷琳娜醒来时,已经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床边摆满了娇艳的鲜花。

  “这是哪儿?”捷琳娜诧异地喃喃自语。

  “感谢上帝,你终于醒了。”一位老人和一个年轻人走到床边。老人慈祥地看着捷琳娜,眼神里充满怜爱。

  “苏菲娅……你现在在医院。我叫汉斯,是贝克伦的父亲。”老人又指了指身旁的年轻人,“他叫赛达尔,是我的二儿子,不幸的贝克伦的弟弟。”

  “不幸?”捷琳娜不解。

  “是的。”老人声调低沉,眼里闪动着泪光,“你的丈夫,我心爱的大儿子,在几天前的火车山轨事故中遇难了。万幸的是,你得救了,还为我们生下了可爱的小孙子。”

  “啊!”捷琳娜大吃一惊,这位老人把自己气成苏菲娅了!

  捷琳娜吃力地坐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汉斯以为她还没有接受失去丈夫的事实,安慰了她几句就和赛达尔默默地退出了病房。

  捷琳娜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回想着整件事。出事时,她正在苏菲姗的车厢里休息,贝克伦的亲人并没见过苏菲娅,所以,当自己从苏菲娅的车厢里被救出时,汉斯一家人理所当然地把她当作了苏菲娅!而真正的苏菲娅,已和贝克伦一起罹难了。

  命运突然的逆转让捷琳娜无所适从。要解释这个误会吗?那么等待她和孩子的将是绝路。将错就错吗?苏菲娅对自己那么友好,而自己却要取代她的位置!捷琳娜陷入了痛苦的矛盾中。

  “夫人,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在您出院前,我们要做最后的登记核实。请问您的姓名——”值班医生的问询中断了捷琳娜的思虑。

  捷琳娜望着怀中熟睡的儿子,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叫苏菲娅·贝克伦!”

  当赛达尔把捷琳娜接回家时,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汉斯庄园富丽堂皇,为了迎接她,整个庄园灯火通明,汉斯夫妇早就立在门前等候了。汉斯夫人走上前温柔地抱住她,轻声在她耳边说:“苏菲娅,欢迎你回家。”久违的温暖让捷琳娜滴下泪水。

  一段时间后,捷琳娜的心情逐渐开朗起来。汉斯夫妇对她百般照顾体贴,小叔子赛达尔更是对她处处关心。庄园上下也都十分喜欢这位美丽娴静的夫人。

  这天早晨,汉斯向全家人宣布了一个决定。他决定修改遗嘱,声明在他们死后,遗产由先前拟定的两个儿子平分,改为遗产的二分之一归小儿子赛达尔,剩下的全部由苏菲娅和她的孩子继承。

  听到这个决定,捷琳娜非常惶恐,自己冒名顶替已是罪过,哪能再去贪图两位老人的遗产!她刷地站起来,声音颤抖着说:“不 ,我不愿接受遗产!”汉斯夫妇以为她不愿与赛达尔争遗产,劝道:“孩子,不要担心,这是赛达尔的主意。”捷琳娜闻言望向赛达尔,小伙子耸耸肩膀,憨厚地冲着她微笑。其实,在这段日子里,赛达尔早就爱上了自己的嫂子,却一直羞于表白。这次他这样做,也是希望她们母子俩日后生活无忧。捷琳娜对他的心意也早已有所察觉。她脸一红,慌忙道:“对不起,遗产的事情我不会答应的。”说完逃也似的跑上了二楼,剩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晚上,捷琳娜在后花园里看书,赛达尔一身酒气地走了过来,醉醺醺地向她吼道:“为什么不接受全家人的好意?”捷琳娜愣愣地看着他,眼泪夺眶而出。赛达尔见她哭起来,酒醒了一半,慌忙道歉:“对……对不起,我……”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一把抓住捷琳娜的手臂,鼓起勇气说:“苏菲娅,其实我从第一天看见你,我就……就爱上了你……”捷琳娜惊慌地摇摇头:“我……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爱情已经来临了,不是吗!”赛达尔一把将捷琳娜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她,捷琳娜挣扎了几下,可甜蜜的感觉最终让她羞涩地闭上了眼……

  安宁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这天,捷琳娜和赛达尔在吃早餐,管家给她送来了一封信。怎么会有人给她写信呢?可信封上分明写着:苏菲娅·贝克伦夫人亲启。捷琳娜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慌忙拆开信封,只见信笺上写了三个字:你是谁?

  捷琳娜顿时面色惨白。这是谁寄来的呢?也许只是谁的恶作剧,捷琳娜努力安慰着自己。餐桌对面的赛达尔见她神色异样,关心地问她是谁的来信,捷琳娜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的同学。”

  过了几天,一切都平静如常,捷琳娜也渐渐将信的事淡忘了,然而这天,她刚下楼,赫然看到一封信正摆在餐桌上,这次是五个字:你从哪里来?

  捷琳娜失眠了,她不停祈祷着不要再收到信了。可事与愿违,一周后,第二封信又出现在了餐桌上。依然只有寥寥几个字:你在这里干什么?捷琳娜意识到写信的人知道自己的底细。但她实在猜不出这人是谁。正当捷琳娜怔怔地在餐桌旁发呆时,突然,透过餐厅的窗户,捷琳娜看到一个人影正向她招手。捷琳娜推开窗户,定睛一看,失声叫道:“科恩特!”原来是他!

  次日清晨,捷琳娜接到了科恩特的电话,约她到城外的小树林见面。为了做个彻底了断,捷琳娜如约前往。

  “你找我干什么?”一见面,捷琳娜厉声问道。科恩特却嘻皮笑脸地告诉捷琳娜,他看到了报纸上那篇关于车祸的报道,以及捷琳娜的照片,又在医院打听到了她的下落,于是给她写了那些信。

  “是你抛弃了我和孩子,我们早就互不相欠了。现在你又想干什么?”捷琳娜愤怒地看着科恩特。科恩特看了她一眼,恶狠狠地说:“你现在是个贵妇人了,而我却是个流浪汉!”

  捷琳娜大声质问道:“你想要钱是吧?”“太正确了。”科恩特得意地吹了声口哨。“我根本没钱。”捷琳娜直视着他,眼神坚定。

  “嘿嘿,我们的孩子有呀!只要我们干掉那对老家伙,我们一家三口就发财了。”“畜生!你休想!”捷琳娜没想到科恩特不单是图财,竟然还要谋害无辜的汉斯一家人。

  “是吗?你最好考虑一下。如果我说出真相,你和孩子都会被赶出那个家。你受苦无所谓,可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

  科恩特的话锥子般刺进了捷琳娜的心房,她缓缓垂下头沉默了良久。突然,捷琳娜抬起头冲科恩特妩媚地一笑,语调温柔地说:“那好吧,为了咱们的孩子。亲爱的,我答应你。来,抱抱我!”

  科恩特见她想通了,高兴地张开双臂走上前去。当他身体正要贴近捷琳娜时,一道寒光闪过,科恩特见状,反手一扭,一柄短刀从捷琳娜手中飞了出去。

  “你想杀我!”科恩特恼羞成怒,扑上去狠狠掐住捷琳娜的脖子。捷琳娜逐渐瘫软了下来……正在这时,她突然感到脖颈一松,眼前的科恩特轰然倒地。他的身旁站着一个人——赛达尔!

  原来,赛达尔察觉到捷琳娜这几天神色不对。今天又发现捷琳娜揣了一把水果刀匆匆出门,他感到事有蹊跷,便跟着她来到了这里。刚才情况紧急,他便拾起水果刀冲了上来……

  科恩特因伤人恐吓罪被警察带走了。捷琳娜流着泪对赛达尔说出了真相。赛达尔其实早已从他们的对话中了解了一切,他根本没有责怪捷琳娜。他轻轻搂住捷琳娜,温柔地说:“让这件事变成永远的秘密吧!”捷琳娜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心底里却另有打算。

  回到庄园,一见到汉斯夫妇,捷琳娜便忏悔地跪在他们脚下,说道:“对不起,其实我不是……”不等她说完,汉斯夫人微笑着打断了她:“孩子,你要说的我们都知道!”捷琳娜惊诧万分地看着他们。

  原来,一个月前,汉斯夫妇接到了苏菲娅父亲找女儿的电话,可是捷琳娜来的那天却告诉他们,自己是个孤儿。于是他们对苏菲娅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调查后他们发现了真相,然而他们早已爱上了这个温柔贤惠的儿媳,根本不愿相信她是个骗子。正在他们进退两难的时候,赛达尔提出重分遗产。于是夫妇俩决定借这件事试试捷琳娜的用心,如果捷琳娜拒绝接受财产,那么她冒名顶替一定是另有苦衷,绝非故意而为。没想到捷琳娜真的拒绝了遗产。这让他们又惊又喜,于是下定决心将错就错,并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

  汉斯夫人柔声道:“就让这件事成为我们之间永远的秘密吧!”此时,捷琳娜早已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