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能避鼠

作者:admin

  这一天,阿智、大贾子、老宋三人闲聊、逗闷子。
  
  大贾子先扯到了鼠患上,他说:“以前住平房时,家里断不了招老鼠,还经常在犄角旮旯里做窝儿、下小耗子,弄得家里不得安宁。后来有了高楼,可是谁能想到,人往高处走,这耗子也照样往高处走,那耗子愣是在二十几层的楼上住下了,你们说可气不可气!”
  
  “还就是这样,在高层楼上有耗子已经不是稀罕事了。”老宋附和道。
  
  “哎!阿智,你家养着猫儿,是不是就不招耗子了,不是说猫能避鼠吗?”大贾子问了阿智一句。
  
  “确实,猫能避鼠。我住的高层,也有不少居民发现家里有了耗子。我家有那只傻猫儿震着,老鼠不敢来。”阿智回答。
  
  “还是养个猫儿有用,不像宋公,养个讨厌的狗,除了满地乱拉、乱尿以外,没有别的用处。”大贾子说着、说着耗子,又把矛头对准了老宋。因为他讨厌狗,便恶其余胥地时常刺儿喜欢养狗的老宋几句。
  
  “贾君!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你刚还说着耗子、猫,怎么又突然踹了我一脚呢?”老宋不满地回敬了大贾子一句。
  
  “唉!要说狗不讲卫生,那是一点儿也不假,还是猫儿干净,不乱拉尿。不过,这猫儿的破坏性可并不亚于耗子。”由于阿智平时受到大贾子的攻击时,老宋常常为阿智说好话,所以,此时阿智有意掩护老宋,将话题又拉了回来。
  
  “怎讲?”听到阿智说猫儿的破坏性不亚于耗子,大贾子来了兴趣,忙问道。
  
  “那耗子是专拣软的欺,谁家招了耗子,它除了偷些食物之外,也就是磕点儿纸、布、棉花等软的东西。你们听说过谁家的耗子把玻璃杯、陶瓷碗给磕了?”阿智连说带问地来了一通。
  
  “倒是,那玻璃杯、陶瓷碗耗子也磕不动啊。”老宋随声附和。
  
  “可是猫儿就不一样了,它软硬都敢欺负!还有,耗子干坏事儿都背着人偷偷地干,猫却敢当着人面儿明目张胆地干!”阿智开始数落起猫儿来了。
  
  “快讲讲!”大贾子的兴致更高了,忙催阿智快讲。
  
  “我家的猫儿,不仅挠被子、咬床单,还将桌面上的玻璃杯、陶瓷碗碟,统统给划拉到地上去,连花瓶、暖水壶都给打了。你们说,它的破坏性是不是比耗子还大?”阿智开始控诉猫的罪恶了。
  
  “那你不会训它、揍它呀?”大贾子提醒道。
  
  “训呀,也揍,可是挡不住有人护着它。”
  
  “干了坏事还护着?”
  
  “可不!那次我家的傻猫当着我面揍了一个花瓶,我生气地大声训它,吓得它低着头、闭着眼、背背着耳朵,不敢出声。结果我媳妇看见了,还护着它,说它还小,是个孩子,别吓着它。你们说气人不气人!”阿智说着、说着,都有些愤慨了。
  
  “我没有养过猫儿,没有想到看上去那么乖的小东西还挺坏的!”大贾子颇为感慨地说道。
  
  “所以呀,大贾子你不喜欢狗,当然也不会养狗。”阿智对大贾子说。
  
  “那是自然!我才不养那倒霉玩意儿呢。”大贾子肯定道。
  
  “我看你也别养猫,否则准把你家糟蹋得不像样子。”阿智又道。
  
  “要像你家的猫儿那么淘,打死我都不养。”大贾子又肯定道。
  
  “你不养狗、不养猫,那养什么呢?还是养耗子吧!”阿智最后又把大贾子给绕进去了。



  
  听到阿智为自己解了气,老宋不禁拍手叫好:“智君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