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只爱女汉子

作者:

莎拉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跪伏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双臂被别在后背。她挣扎了一下,只有锁链发出咣当声,身体却丝毫动不了。屋子里光线昏暗,面前是高高的水泥墙。
 
记忆从一片迷雾中慢慢恢复过来。那天日暮黄昏时,她往家里走去,忽听得后面有脚步声紧跟着,回头只见一个金发帅气的年轻人向她微笑。她没理会,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她走着走着,突然什么东西从后面袭来,她倒在了地上……
 
杀手只爱女汉子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她能想起来的就只有这些了。
 
她转头四顾,发着寒光的锁链一头穿过固定在天花板上的金属环,另一头紧箍在她的双手手腕上,她越挣扎手腕就越疼。唯一让她感到一些安慰的是自己的衣衫完好,似乎并没有受到侵犯。莎拉惊恐的叫声在水泥墙四壁响起阵阵回声,直到她声嘶力竭,喉咙干哑。
 
不知过了多久,一男子哼着“夜间的陌生人”的曲子走了进来。他穿着黑色牛仔裤,红色棉质T恤,手拿一个小袋子。他的脸看起来有些熟识,莎拉认出他就是那天晚上跟踪她的年轻人。他微笑着看着她,褐色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闪闪发亮。
 
“这是哪里?”莎拉嘶哑着嗓子问道,“我在哪里?”
 
“这里很偏僻,你叫破嗓子也没人听见。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如果你不是我心目中的好女孩,我会折断你的双臂,”他微笑说道,“说吧,你的名字?”
 
“莎拉。”
 
“这就对了。你好,莎拉。我带来了毛巾,给你擦一下,别动。”说着他用湿毛巾给她擦脸、脖子和手臂,水顺势滴到她的胸前,他用手背抹了一下她的胸部。“拿开你的手!”莎拉愤怒地叫道,扯着锁链尽力向后退去。他笑笑,缩回了手,帮她将栗色的卷发拢到耳后,然后将毛巾放回袋子中。他拿出一瓶水,微微倾斜递到她的嘴边,莎拉犹疑了一下,一饮而尽。
 
“很好,你很听话。现在跟我来。”他重新将瓶盖拧好,放回袋子中,拿出钥匙开了锁,锁链另一头从天花板上的金属环中滑下,锁链下坠的力量让莎拉不由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她被锁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她的男朋友格雷格会发现她已经失踪了吗?她的同屋室友一定以为她和男朋友在一起,不会立即报警,她几天没去上课也不会有人注意,她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想到要寻找她。
 
男子将莎拉带到另一间漆黑的屋子,“啪”一声拉开灯,屋里立时一片雪亮,只见屋子中间跪伏着一个年轻女子,就像她之前一样被锁链锁着。长长的金色头发覆盖着她脏兮兮的脸,莎拉非常震惊——她不是唯一被抓到这里来的人。她不知道等待着她的是什么。
 
“下午好,简,”他说。简微微抬头,这是个漂亮女孩,看见另一个被锁着的女孩向她走来,蓝色的大眼睛因恐惧而睁得大大的,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泪痕。
 
男子微笑着对莎拉说:“莎拉,你现在必须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马上杀了她,否则你死。”莎拉盯着他,不明白什么意思。“快点,你必须做出选择。”
 
“你疯了!我不会杀任何人的!”莎拉道。这是一场恶作剧?还是一场考验?他想要什么样的答案?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脸上笑意消失,声音冰冷:“我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不杀她,你就要死。”
 
莎拉看着面前颤抖着呜咽着的可怜女孩:“不,我不会杀她的。”
 
“很好。”他说。突然,他出其不意地将锁链绕在那个女孩的脖子上,然后拉紧。女孩的挣扎声越来越弱,直至消失。莎拉不忍目睹这一幕,眼泪从她紧闭着眼的脸颊上流下来,太可怕了,她几乎要崩溃了。
 
莎拉被带回醒来时的那个房间,他一天一次喂她吃点东西,也没有了湿毛巾为她擦脸的待遇。希望渐渐破灭,她不再祈求那个看不见的上帝,只是偶尔向格雷格和她的朋友家人大声道别,以及向简说声“对不起”。
 
不知过了多少天,他又带来了一个挂着锁链的年轻女子,莎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新来的女孩似乎并不怎么害怕:“你这个混蛋,在这里锁了多少人啊?”他皱起眉头,但没反驳,带着她走进屋子,就像牵着一条狗。
 
“你现在要做一个重要的决定,”他站在颤抖着的莎拉面前对新来的女孩说,“杀了她,要不就你死。”
 
“不!”莎拉大声喊道。
 
“怎么杀?”女孩问道。莎拉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这是一个漂亮高挑的女孩,一头黑发,灰色的眼睛盯着莎拉,似乎她是一只可以随时碾死的小虫子。男子站在一边一脸狞笑。
 
“用枪。只有一颗子弹,所以你要射准了。”
 
“那你先放开我的手,你不怕我不射她而射你?”
 
“艾丽丝,我还有另一支枪,里面可不止一颗子弹,在放开你之后,我的枪会每分每秒对着你。”
 
艾丽丝点点头,想了想道:“然后呢?”
 
“你加入我,做我的搭档。我一直在找一个能配得上我的心硬如铁的女人。我要像其他人一样,有人说话有人爱,我要找一个能与我白头偕老的人。之前太多女人都让我失望了。”
 
“我和她们不一样。把枪给我。”她微侧着脑袋笑着说。
 
他给她打开锁链,艾丽丝揉揉红肿的手腕,接过递给她的手枪。艾丽丝转过脸用枪指着莎拉,莎拉尖叫起来。子弹穿过莎拉的身体,生命渐渐流失,意识飘浮着升上天花板。莎拉看见自己的身体慢慢倒地,看见艾丽丝转身对着狞笑的男人。
 
“如你如愿,还满意吗?”艾丽丝问。
 
“太满意了!我就知道,只要我一直找下去,总有一天会找到我满意的女孩。”他说着张开手臂等着她扑过去。她微笑着上前,没拿枪的那只手猛地甩上他兴奋得发红的脸颊。莎拉看见了这个男子看不到的一切:艾丽丝握枪向他的脑袋砸去,膝盖向他的腹沟处撞去,他痛得弯下腰来,艾丽丝接着用枪猛砸他的脑袋。他应声而倒,扑倒在地上。艾丽丝用脚猛踩他的脖子,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发出响亮的碎裂声。
 
“哼!还想与我偕老,蠢驴!”艾丽丝踢了踢他蜷曲的尸体,“加入我,”她学着他的声音道,“门都没有!”说着,她又对着脚下那具已无生命气息的身体啐了一口,哼着“夜晚的陌生人”的曲子转身离去。此时,莎拉的意识越飘越高,穿过天花板,飘上湛蓝的天空,消失在白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