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问天堂:姐姐拒绝“卖身救弟”绝情吗

作者:

为了姐姐上大学,弟弟毅然放弃学业,外出打工供姐姐读书。苦尽甘来,终于熬到姐姐即将大学毕业,弟弟却不幸患了淋巴癌,生命垂危。这时,一个老板愿意拿钱给弟弟治病,但条件是要姐姐做情人。母亲为了儿子的性命,苦劝女儿牺牲自己,挽救儿子。而这时姐姐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叩问天堂:姐姐拒绝“卖身救弟”绝情吗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寒门情深弟弟辍学供姐姐上大学

现年25岁的李小凤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口前镇大石沟村的一个贫穷的农家,父亲李长贵在她6岁的时候患肝癌不幸去世,于是抚养年幼无知的她和牙牙学语的弟弟李玉龙的任务落在了母亲王春梅肩上。

为了帮妈妈分担忧愁,8岁的李小凤放学一回家,就开始做家务,还要照看5岁的弟弟。“六一”儿童节,老师送给每个小朋友一根棒棒糖,李小凤舍不得吃,悄悄把糖藏在书包里,准备带回家给从来没吃过棒棒糖的弟弟吃。

2002年6月,李小凤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重点高中永吉四中,李玉龙也考上了姐姐毕业的初中母校永吉县第三十五中学。转眼间到了2005年7月末,期待已久的高考成绩出来了,李小凤被福建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录取,母子三人高兴极了。可一想到开学的一大笔学费,愁云不禁升上李小凤眉头,她犹豫再三对母亲说:“妈,我不上大学了。你原本身体就不好,再供我们两个上学,我实在不忍心……”李小凤说到这里哽咽了。“姐,你好好去读书吧!我成绩不好,也没心思再读下去了,我以后打工挣钱供你读书!你就放心去念书吧!”

9月,李小凤带着妈妈和弟弟沉甸甸的希望,坐上了开往大学的列车。她知道不是弟弟不爱读书,是他的爱给了自己读书的机会。

晴天霹雳弟弟身患绝症命在旦夕

在学校里,李小凤深深感受到大城市和小山村的差别。与她同宿舍的女同学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全身名牌,轿车接送,不仅手里拿着手机,还带了她从来没碰过的手提电脑。但李小凤并不羡慕,能上大学就满足了她最大的心愿。

11月1日,李小凤接到了李玉龙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收到了第一份工资——750块钱!这就准备都给你寄过去!天气凉了,你买几件衣服,改善一下伙食!我和妈在家想吃啥都有,你一个人在外,没有钱行不通啊!”李小凤听着电话那边弟弟兴奋地说着,眼泪涌了上来。接下来的每个月,李玉龙都会按时给李小凤寄钱,却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哪怕添一件衬衫。同厂的年轻人个个都有手机,他却舍不得给自己买一部。

2008年9月,李小凤读大四,大学里最后一年的课程很少,她便在福州市某工艺品贸易有限公司做起了英语翻译实习生。由于大学期间主修英语专业,所以李小凤做起工作来得心应手。虽然李小凤穿着朴素,但仍遮不住她的聪敏靓丽。老板张晓刚得知李小凤上学以来生活节俭,学习成绩优秀,非常同情这个天生丽质的农村姑娘。每个月除了实习工资,还给李小凤加了伙食补贴和车费补贴,算起来一个月有1000多块的收入。李小凤非常开心,终于自己可以赚钱了,弟弟再不用那么辛苦了!

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11月5日10时,李小凤正在整理外国客户的资料,公司的电话突然响了,另一边传来了母亲王春梅焦急的声音:“小凤,你弟弟他……你弟弟他住院了,你快回来看看他吧!呜呜……”李小凤听到母亲的话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当日傍晚,李小凤终于来到了吉林省肿瘤医院弟弟的病床前。此时的李玉龙处于高度昏迷中,一直在发烧,还不停地流汗,汗水湿透整床被子,李玉龙看起来更加消瘦、苍白。李小凤跪倒在弟弟病床前,哭着说:“弟,你是怎么了?怎么病得这么严重?”王春梅拿着化验单哭着说:“医生说你弟得了恶性淋巴癌,需要住院手术,化疗加上骨髓移植大约需要40万元,这可怎么办啊?”这些对母女俩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众说纷纭拒绝“卖身救弟”的姐姐绝情吗

2008年11月25日,李小凤回到学校,可她根本无心念书,到哪里筹40万给弟弟治病啊?李小凤急得吃不下饭。班长了解情况后,自发写倡议书号召全校同学为李小凤捐款。一天的募捐下来,同学们筹集了48955元善款,送到了李小凤手上。李小凤捧着捐款箱泣不成声,一遍遍向同学们道谢。

4万多元捐款对于40万元的治疗费就是杯水车薪,李小凤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旁边的同学提议,李小凤原来实习公司的老板不是很有钱,对她还很好,她可以去找老板帮忙!这让李小凤看到了一丝希望!

12月20日,李小凤来到了公司,找到了老板张晓刚,哭着说了弟弟李玉龙患癌症,需要40万元手术费治疗的情况。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张晓刚听后说可以拿钱给她,但要求李小凤做他的情人。原来经过在公司的这段实习,有妇之夫的老板张晓刚就喜欢上了容貌俊俏的李小凤,一直对她很照顾,经常向李小凤献殷情。刚开始时,涉世未深的李小凤以为老板没有结婚,非常感激张晓刚,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也曾对他产生好感。后来好心的女同事杨丽芬告诉她张晓刚有家室,而且有个8岁的儿子。这以后,李小凤就有意与张晓刚保持距离。如今在这急需用钱的危急关头,张晓刚竟然以救弟弟为筹码,要求李小凤做自己的情人。李小凤气得浑身发抖,感到莫大的羞辱,她推开门,哭着跑开了。

没有为弟弟筹到钱不说,李小凤内心感到非常委屈。她哭着打电话给王春梅,把老板同意拿40万元救弟弟,但要她做情人的事告诉了母亲。王春梅听了女儿的话也非常气愤。

2009年1月5日,李玉龙用母亲和姐姐暂时筹到的钱经过几次化疗,病情有了一定控制。医生建议王春梅赶紧给李玉龙动手术,此时正是骨髓移植的最佳时期,错过了就再没机会了。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但离40万元依然遥遥无期,王春梅一愁莫展。这时,身旁的大哥王顺友说:“春梅,我听人说小凤打工的老板不是愿意拿40万吗?”王春梅叹着气说:“他是有说过这话,可他让小凤做情人,这怎么使得!”王顺友不屑地说:“这怎么使不得,救人要紧,小凤受这点委屈算什么。再说,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村里多少姑娘巴不得找个有钱人养着,能筹到钱,还在乎这么多……”

听了王顺友的话,王春梅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一早,她犹豫着拨通了李小凤的电话:“小凤,医生说你弟急需做手术,不能再拖延了。你爸当年治病向人家借的钱,现在还没还,人家都躲着咱。亲戚朋友我都求过了,一共借了3万元。妈实在是没办法了,现在只有委屈你,找张老板再谈谈吧!我们不能看着你弟弟死啊!”李小凤哭着说:“妈,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您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我还在上学,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我的一辈子就全完了!”王春梅也哭着说:“哪个当娘的会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啊!妈也是实在没法子啊!我和你爸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爸走了,如果你弟再有个三长两短,我真没法活下去了……”听了母亲的话,李小凤的心像针扎一样疼:“妈,您让我再考虑下吧!” 李小凤放下电话泣不成声,想到弟弟昔日为了供自己上学吃的苦,没有弟弟自己也不能上大学。再想到自己以后的人生,可出卖身体这样的事,自己是真的不能接受。

李小凤悲痛欲绝,如果做情人,未来留给自己的是无止境的黑暗,自己多年的勤奋刻苦换来的是别人的辱骂;不去做情人,弟弟的生命也危在旦夕,母亲永远不会原谅自己,自己也不会宽恕自己。在这艰难的选择之间,李小凤突然发觉死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可以抛掉一切烦恼。1月13日深夜,李小凤关掉手机,背着舍友,偷偷服了安眠药,想就此结束生命,摆脱痛苦的抉择。幸运的是,舍友及时发现了李小凤的异常。

1月15日,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昏迷,李小凤终于睁开了眼睛。经过此事,她有种参透生死的淡然,死都不怕,还害怕牺牲自己吗?于是她打电话告诉母亲要救弟弟的决定。可是李小凤等来的却是母亲良久的沉默。过了十分钟,王春梅哭着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弟已经错过了最佳手术期,现在只有等死了。你不用再受委屈了,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狠心女儿!”李小凤听了母亲的话,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接着是久久不能平息的悔恨。

2009年4月,李玉龙永远地离开了深深爱他的母亲和姐姐,病房里传来王春梅撕心裂肺的哭声。李小凤一路哭着从学校赶回家,给弟弟送行。可母亲王春梅却把她推出门外,说没有她这样的女儿。母亲不认自己了,李小凤望着家门却不能进,她真希望死的不是弟弟,而是自己,可就是悔断肠子,现在弟弟也不能回来。想到这里,李小凤跪在地上,她想问问身在天堂的弟弟,自己真的绝情吗?

对于这种两难的抉择,众人也是众说纷纭。有的人说,李小凤是自作自受,心肠太狠,宁愿弟弟死,也不委屈自己做情人。有的人却说却李小凤没有做错,况且李小凤已经尽力筹钱了,做情人和毁了小凤没区别,她弟弟的病能否治好是一说,如果不能治好呢,那就毁了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