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兼职也疯狂

作者:

 在他们看来,掏烟囱时,埃尔温就是一名烟囱工;做市长时,他就是一市之长。

  市长变身烟囱工

   市长兼职也疯狂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杜塞尔多夫是德国第九大城市,这里的钢铁、机械、化工等行业举世闻名。市长约阿希姆·埃尔温曾经是一名掏烟囱工。由于职务补贴少,每到周末,他不得不重操旧业,赚钱贴补家用。埃尔温技术过硬,外出掏烟囱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他会在敲开市民的门后,和房主热情地交谈几句,然后戴好口罩,认认真真地掏烟囱。

  市民们并不觉得市长掏烟囱丢脸,也不会瞧不起市长。在他们看来,掏烟囱时,埃尔温就是一名烟囱工;做市长时,他就是一市之长。

  市长乐意当门童

   戴尔·斯帕克斯是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的市长。该市市长不是政府雇员,纳税人不为他支付福利,市长不得不自己支付昂贵的健康保险,以及燃气费、水费、电费等生活费用。2005年,斯帕克斯到该市一家脱衣舞俱乐部找了份兼职工作,充当“门童”,每晚报酬是100美元。他每天上班都很准时,主要工作是检查客人的证件,负责收取相关费用。遗憾的是,这份不赖的兼职仅干了一年便泡汤了。某天晚上,二十多名警察忽然冲进来,逮捕了这家俱乐部的老板和8名脱衣舞女。他们被指控违反了“脱衣舞者与观众最近距离不得少于3英尺(约0.9米)”的规定。

  周末兼职做市长

   阿兰·沙斯达尼奥尔是法国苏亚克市的市长,曾在法国外交部、国防部、对外贸易部及《巴黎日报》任职,后进入阿歇特集团,成为主管国际事务的秘书长。他平时在巴黎上班,周末则赶往苏亚克市工作。作为当地的“父母官”,阿兰将千头万绪的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在市民眼里,市长先生是一位不知疲倦的人,“他做了很多事,很有才华”。

   阿兰在苏亚克当市长近三十年,他说:“从政不容易,但会上瘾,很难割舍。”如今,他已放弃其他职务,唯独不愿放弃市长一职。在法国当兼职市长只有津贴,没有工资。尽管如此。阿兰先生仍然乐此不疲

  市长变身邮递员

   鲍威斯是丹麦里伯郡沃南市的市长。按照该郡有关政策,市长是没有工资的,每月只享受1000欧元津贴。受金融危机影响,从2008年9月份起,郡议会临时决定取消鲍威斯的市长津贴。鲍威斯太太没有工作,还经常生病,两个孩子正在读书。鲍威斯不得不外出兼职,在市邮政署当了一名周末邮递员。每到周末,他很早就得骑着自行车出门,背着邮包,挨家挨户投递。

   尽管他是市长,一旦出现差错,遭到投诉,邮政署也会毫不留情地扣他的薪水。鲍威斯有过两次被扣薪水的教训。

  市长助理扫厕所

   哈特是澳大利亚基尔市的市长助理,除了协助市长处理公务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每三天驱车一次,赴110公里外的一个土著居民小镇调查和汇总最新民意。忙完公务后,他就脱下夹克衫和皮鞋,换上白长褂和套靴,从帆布包里拿出工具和清洁剂,转换为一名公共厕所管理员,驾轻就熟地清洗便池。

   这个公共厕所是市政府建造的,原打算设一名管理员负贵清洁工作,但议员们不同意,认为这项工作完全可以由前往该镇公干的市政府公务人员兼任,兼任者可以适当获得一些劳务报酬。于是,这一工作落在哈特头上。哈特十分愉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每次干完活后,都要反复检查,生怕哪里做得不好,遭到居民投诉。

  市长兼职做教师

   德国北部小城吉夫霍恩市市长有4个孩子上学,老婆失业在家。为节省开支,他平日上下班都乘公共汽车。2003年,他在一所社区大学兼职当起计算机指导老师,每小时能赚到20欧元外快。

   这位市长原本是欧洲央行的计算机高级管理人员,为了政治理想,毅然放弃每小时100欧元的工作,转行做了吉夫霍恩市的市长。“亲民”举动让他获得高支持率,连续两届当选为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