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物有得,勿徒留连

作者:菜根谭
栽花种竹,玩鹤观鱼,亦要有段自得处。若徒留连光暗,玩弄物华,亦吾儒之口耳,释氏之顽空而已。有何佳趣?

  【译文】 平日栽种一些花竹树木,再饲养一些可爱的小动物,应起到调剂生活心性的非用。假如只为了增加风景,玩赏一些奇花异木珍禽异兽,那不过是儒家所说“小人之学,耳人口出”和佛家所说“只知诵经,不明佛理”的表面 文章而已,又哪里高尚的情趣呢?

  【注解】 物华:美丽繁茂的景色。口耳:口传耳听,形容无利于身心的教学。顽空:佛教小乘宗认为万事皆空,只知自身出世修行,而不知救世的方法。顽空有只知逃避现实而冥顽不化的意味。

  【评语】 人好静不可逃避社会义务与责任,人修身不可只从教义出发,只知在自我的圈千里徘徊而与世隔绝,人好自然之物决不能玩物丧志,以所乐而迷身心。平日栽种花竹和玩赏鸟鱼,本为雅致高尚的休闲活动,但一定要领悟其中的超逸情趣,怡然自得,才能感受到真正的乐趣。小人就完全不同,他们仅仅注重表面形式,或为装 J 点门面附庸风雅,结果变成口耳顽空之辈,毫无超逸雅趣可言。君子是以此来陶冶性情和领悟自然的,可是,如果只一味留连于美景异物之上,忘记了应负的社会责任,又有何益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