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

作者:

  王小小的好姐妹赵眉要结婚了,伴娘不是她。

  还用问吗,当然是苏爽了。

  赵眉和苏爽是11年的同学,从初中同桌到大学同舍。大学入校第一天,赵届气喘吁吁地跑进寝室,看见正在镝床的苏爽后用家乡话大喊着:“真的是你啊!我在楼下就看到寝室名单,太好了!”

  伴娘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这对姐妹花在寝室里拉着手蹦了两圈,然后才想起和王小小客客气气不远不近地打个招呼。王小小被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搞得头晕脑涨,她盘着腿安安稳稳地坐在蚊帐里,热得连赔笑的力气都没有。本来宿舍就只有四个女孩,两两组合的话有六种可能,现在好了,只剩下泾渭分明的“你们”和“我们”两个阵营。

  其实,四年来,寝室姐妹的关系都不错,关系极好的时候,女孩子们之间还订下了互相做伴娘、并且要姐伴娘姐妹团的约定。但就算再好,友情也分三六九等,也论先来后到。

  赵眉去买限量版的邮票,苏爽和王小小都让她帮忙带一套回来,但由于人太多,每人限购两套,可想而知,自然是没有王小小的;赵眉被车撞了,苏爽听了马上冲出门骑上车去医院找她,“我陪你一起去”,“不用了,帮我俩请假”。

  “我俩”,王小小回味着这两个字,看着苏爽飞驰而去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哼了一声。

  更可气的是,她们的好毫无破绽。

  赵眉要结婚了。王小小是在大年初一那天得知这个消息的。当时,她和赵眉在MSN上正聊得高兴,赵眉突然说:“我要结婚了,别告诉别人哦,只跟好姐妹说。”王小小激动得直冒鼻涕泡泡,她哇啦哇啦地大叫着要去当伴娘。

  她当然不会忘记苏爽,“听说赵眉要结婚了”,她发去一条拜年短信,又探雷似的补了一条。

  “她跟我说了。”手机上传来这么一行字,您后就没了下文。就这么云淡风轻的几个字。把王小小的热情顿时全部浇灭。她觉得自己就像个争宠的孩子,在这里自讨没趣。

  半年后,赵眉通知王小小婚礼日期,王小小当然不会忘记“姐妹团”的约定,“伴娘昵伴娘呢?”她雀跃地问。

  “想定苏爽,我老公不同意找两个伴娘。”

  电话这头的王小小假装善解人意地“嗯”了一声,赶紧把话题岔开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有两个伴娘,另一个人会是我吗?

  王小小自己也不明白,是她真的太珍惜赵眉这个朋友,还是她把苏爽当做假想敌,又或者自己过于要强处处都要争第一。

  只是,在她这般盘算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赵眉决定结婚前,心里有没有忐忑;她和老公分处异地,会不会出问题;他们要在上海买房,钱到底够不够。

  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跟多少个好姐妹说过要当人家的伴娘。在她心中,好朋友的婚事,不过是一个八卦而已。

  那一刻,她已输得彻彻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