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阴谋:连环杀手制造了“法老诅咒”

作者:

惊天阴谋:连环杀手制造了“法老诅咒”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 近百年前,一项考古发现震惊了全世界:英国探险家霍华德·卡特历经近十年的寻找终于发现了尘封千年的法老王陵的入口。而经过三天的努力,当卡特得以钻进这间印有“图坦卡蒙”封印的陵寝后,立时就被里面数以千计、精美绝伦的陪葬品惊呆了。由于保存完好,这是迄今为止出土文物最多的古埃及法老陵墓,它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可是卡特开启的仿佛并不只是巨大的宝库,还是一扇通往死亡的大门。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包括卡特在内的所有与这座法老墓有关的人全部死于非命,于是有了“法老的诅咒”这一说法。后来,科学家们进行了全面考证,将那些人的死亡归结于金字塔内的放射线物质及致命真菌,“法老的诅咒”从此有了被世人认可的解释。

  然而就在2011年11月,英国历史学家马克·贝农在新书《伦敦诅咒:谋杀、黑魔法与图坦卡蒙》中公布了惊人发现:著名的“法老诅咒”背后其实是一宗阴险的连环谋杀案!

  可怕的法老诅咒出笼

  1900年,18岁的英国姑娘科伦娜在一个闭塞的小乡村的酒吧里当侍者。一天酒吧里来了个外地青年,科伦娜与他聊了几句,就被他的谈吐吸引住了。这个人名叫克劳利,他声称就在自己出生的那年,著名的神秘学家、炼金术士伊莱·李维去世。由于克劳利天生就对魔法、炼金术、塔罗牌、占星术等神秘学科表现出超强的兴趣和天分,所有了解他的人都认为他是李维的转世。

  科伦娜怔怔地看着这个仿佛笼罩了神秘光晕的男子,只见他拿出一副塔罗牌,指着围绕在月亮旁边的星辰惊叹地叫道:“天啊!你就是神赐给我的天使,将助我完成一生的事业!”就这样,科伦娜义无反顾离开了自小生长的乡下,跟着克劳利来到了伦敦,此后数十年间一直忠心耿耿地追随着他,不仅像他的无数信徒那样帮助他做他想做的事,更在肉体上随时满足他。

  科伦娜本来期望克劳利能够娶自己,但让她失望的是,克劳利在1903年娶了一个名叫萝丝的女人。后来萝丝去世,克劳利又娶了一个更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妻。科伦娜仍无怨无悔,随他去了西西里岛。

  1922年,一个举世震惊的考古大发现传到了西西里岛:英国探险家霍华德·卡特经过近十年的不懈寻找,终于在尼罗河西岸的帝王谷里发现了一座完好的未被盗挖的法老陵墓。

  自图特摩斯一世起,新王国时期60多位法老的墓室都藏在荒凉的帝王谷里。经过历代盗墓者的疯狂洗劫,几乎所有的陵墓都被盗挖过。卡特发现的这座陵墓由于被拉美西斯六世法老陵墓的瓦砾所覆盖,得以毫发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卡特这边开始集结人力准备对宝藏进行开启,而另一边,生活在西西里岛上的科伦娜发现克劳利的情绪变得有些古怪,他不住在屋子里来回兜着圈子,大声地咒骂卡特。

  就在这时,卡特考古挖掘的资助者、英国卡纳邦勋爵打来一个求助电话。由于克劳利一直宣称自己是受古埃及太阳神控制的“先知”,所以卡纳邦才会找到他。卡纳邦说,他们刚刚在陵墓的入口处发现了一行神秘的符号,经过语言专家的翻译,竟是一段咒语:死神奥西里斯的使者亚奴比斯,将展开死亡的翅膀降临到侵扰法老安眠的人身上。

  “我很担心,不知道该不该开启封印。”卡纳邦忧心忡忡。科伦娜看到,克劳利的脸顿时一亮,脱口叫道:“当然不行!如果亵渎神灵,你们看到黄金的同时也将遇到死亡。”

  卡纳邦被吓到了,却又非常不甘心,询问如何打开宝藏而不惊扰法老的亡灵,并承诺墓葬开启后让克劳利在宝物中任选两样作为酬谢。克劳利露出胜利的微笑,答应在岛上举行一场敬神仪式,之后卡纳邦就可以放心地进入墓穴了。

  但意外的是,迫不及待的卡特已经开始行动了。三天后,他顺利地在石门旁凿开了一道缝隙。而当卡特擎着蜡烛从缝隙侧身钻进去后,顿时被里面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惊呆了。

  消息传来后,克劳利愤怒地打电话质问卡纳邦,而卡纳邦此时的心思全都在宝物上面,早就将死亡诅咒抛于脑后了。他敷衍了克劳利几句就挂掉了电话。克劳利简直被气疯了,冲着已经断线的话筒怒吼道:“你会后悔的!!”

  克劳利的死亡预言似乎只是危言耸听,半年后那些参与考古的人全都平安无恙,而出土的众多宝物让他们个个名利双收。终于,克劳利坐不住了,他没作任何交代就突然独自离岛飞往埃及。不久后,卡纳邦爵士的死讯传遍了整个世界。

  据说卡纳邦在墓室的入口脸颊被叮咬了一下,当时他并未在意,但很快叮咬处就肿了起来。几天后,卡纳邦在刮胡须时不小心割破了肿块导致败血症,最终不治身亡。他临死前惊恐地喊道:“我听见他呼唤的声音了!我要随他而去!”

  卡纳邦死后没多久,克劳利就神采飞扬地回来了。他告诉科伦娜,他得到神的谕旨,法老的诅咒必将应验,越来越多的人将会陆续死去。此时,《伦敦时报》也以“法老的诅咒”为题刊登了这一诡异事件。对此,科伦娜深信不疑,对未卜先知的克劳利更加崇拜。

  黑暗的死亡多米诺展开

  卡纳邦的死令流言四起,“法老的诅咒”开始在世间盛传,称那些惊扰了法老安宁的人将相继死去。然而半年后,其他参与挖掘的人都还安在。公众开始质疑,诅咒之说根本不存在,卡纳邦的死不过是一个意外。

  这期间,克劳利的胸有成竹渐渐瓦解,他又开始醉心于恶魔杰克的研究,常常捧着厚厚的笔记一坐就是一天,精神高度集中地思考着某些东西。

  就在卡纳邦去世半年后,克劳利再度悄然离开了西西里岛,随后就传出卡纳邦同父异母的兄弟赫巴德上校突然暴亡的消息。而这边赫巴德的尸体还未下葬,那边开罗医院里曾照料过卡纳邦的护士也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去了。

  接连两起死亡事件搅动了人们的神经,刚刚平息下来的“法老诅咒”再度甚嚣尘上。但法老的愤怒似乎远没有停息,死神的翅膀开始不断碰触那些亵渎了法老亡灵的人。大家惊恐地发现,这几个人的死不过是一连串死亡事件的开始而已。

  南非的一个富豪西尤,刚刚从陵墓挖掘现场参观完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回到游艇后,竟不知何故掉到风平浪静的尼罗河里淹死了。接下来是美国铁路大王格鲁德,他在走进图坦卡蒙的陵墓后不久,突然莫名其妙地发起高烧来。医生们查遍了他的全身,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眼睁睁看着格鲁德在面前死去而束手无策。后来有人推测格鲁德死于鼠疫,但更多的人却相信,他的死是由于某种超自然力量在作怪。

  关于法老诅咒的传闻愈演愈烈,曾是卡特得力助手的亚博·迈斯,在挖掘工作完成三年之后,被发现死在开罗一家宾馆房间内,法医给出的死因是肺部感染。卡特的另一个助理查得·凡赛尔,也于1929年猝然离世,随后其父跳楼自杀,送葬汽车又轧死了一名8岁儿童。而试图用X光检查木乃伊的亚齐伯尔特·理查德教授,也在工作进行数日后全身发起了高烧,回到英国后不久便突然死去。直接接触木乃伊的道格拉斯·李德博士、发现“图坦卡蒙”封印的一个学者,以及其他参加挖掘或调查工作的专家们,随后接连离奇死去,短短七年人数竟多达21人。1929年,卡纳邦妻子的母亲伊莉莎白被虫子叮咬后也猝然死亡……

  神秘的死亡事件,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推倒了死神的多米诺骨牌,甚至连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福尔摩斯探案》一书的作者柯南·道尔也相信这古老诅咒的存在。

  然而在所有被诅咒的人中,第一个开启墓室的卡特却始终安然无恙,直到陵墓发掘16年后他才安然离世。为什么“主犯”卡特会被宽恕呢?各方一直争辩不休,在卡特去世后不久,才确信找到了答案。卡特的爱女(曾经也踏入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伊布琳突然上吊自杀,留下了一封谜一般的遗书:“这个诅咒让我心里时时刻刻都感到恐惧,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她的抑郁症在父亲生前就已经开始,卡特看到爱女抑闷忧郁,逐日消沉,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心中异常痛苦。

 近百年前,一项考古发现震惊了全世界:英国探险家霍华德·卡特历经近十年的寻找终于发现了尘封千年的法老王陵的入口。而经过三天的努力,当卡特得以钻进这间印有“图坦卡蒙”封印的陵寝后,立时就被里面数以千计、精美绝伦的陪葬品惊呆了。由于保存完好,这是迄今为止出土文物最多的古埃及法老陵墓,它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可是卡特开启的仿佛并不只是巨大的宝库,还是一扇通往死亡的大门。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包括卡特在内的所有与这座法老墓有关的人全部死于非命,于是有了“法老的诅咒”这一说法。后来,科学家们进行了全面考证,将那些人的死亡归结于金字塔内的放射线物质及致命真菌,“法老的诅咒”从此有了被世人认可的解释。

  然而就在2011年11月,英国历史学家马克·贝农在新书《伦敦诅咒:谋杀、黑魔法与图坦卡蒙》中公布了惊人发现:著名的“法老诅咒”背后其实是一宗阴险的连环谋杀案!

  可怕的法老诅咒出笼

  1900年,18岁的英国姑娘科伦娜在一个闭塞的小乡村的酒吧里当侍者。一天酒吧里来了个外地青年,科伦娜与他聊了几句,就被他的谈吐吸引住了。这个人名叫克劳利,他声称就在自己出生的那年,著名的神秘学家、炼金术士伊莱·李维去世。由于克劳利天生就对魔法、炼金术、塔罗牌、占星术等神秘学科表现出超强的兴趣和天分,所有了解他的人都认为他是李维的转世。

  科伦娜怔怔地看着这个仿佛笼罩了神秘光晕的男子,只见他拿出一副塔罗牌,指着围绕在月亮旁边的星辰惊叹地叫道:“天啊!你就是神赐给我的天使,将助我完成一生的事业!”就这样,科伦娜义无反顾离开了自小生长的乡下,跟着克劳利来到了伦敦,此后数十年间一直忠心耿耿地追随着他,不仅像他的无数信徒那样帮助他做他想做的事,更在肉体上随时满足他。

  科伦娜本来期望克劳利能够娶自己,但让她失望的是,克劳利在1903年娶了一个名叫萝丝的女人。后来萝丝去世,克劳利又娶了一个更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妻。科伦娜仍无怨无悔,随他去了西西里岛。

  1922年,一个举世震惊的考古大发现传到了西西里岛:英国探险家霍华德·卡特经过近十年的不懈寻找,终于在尼罗河西岸的帝王谷里发现了一座完好的未被盗挖的法老陵墓。

  自图特摩斯一世起,新王国时期60多位法老的墓室都藏在荒凉的帝王谷里。经过历代盗墓者的疯狂洗劫,几乎所有的陵墓都被盗挖过。卡特发现的这座陵墓由于被拉美西斯六世法老陵墓的瓦砾所覆盖,得以毫发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卡特这边开始集结人力准备对宝藏进行开启,而另一边,生活在西西里岛上的科伦娜发现克劳利的情绪变得有些古怪,他不住在屋子里来回兜着圈子,大声地咒骂卡特。

  就在这时,卡特考古挖掘的资助者、英国卡纳邦勋爵打来一个求助电话。由于克劳利一直宣称自己是受古埃及太阳神控制的“先知”,所以卡纳邦才会找到他。卡纳邦说,他们刚刚在陵墓的入口处发现了一行神秘的符号,经过语言专家的翻译,竟是一段咒语:死神奥西里斯的使者亚奴比斯,将展开死亡的翅膀降临到侵扰法老安眠的人身上。

  “我很担心,不知道该不该开启封印。”卡纳邦忧心忡忡。科伦娜看到,克劳利的脸顿时一亮,脱口叫道:“当然不行!如果亵渎神灵,你们看到黄金的同时也将遇到死亡。”

  卡纳邦被吓到了,却又非常不甘心,询问如何打开宝藏而不惊扰法老的亡灵,并承诺墓葬开启后让克劳利在宝物中任选两样作为酬谢。克劳利露出胜利的微笑,答应在岛上举行一场敬神仪式,之后卡纳邦就可以放心地进入墓穴了。

  但意外的是,迫不及待的卡特已经开始行动了。三天后,他顺利地在石门旁凿开了一道缝隙。而当卡特擎着蜡烛从缝隙侧身钻进去后,顿时被里面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惊呆了。

  消息传来后,克劳利愤怒地打电话质问卡纳邦,而卡纳邦此时的心思全都在宝物上面,早就将死亡诅咒抛于脑后了。他敷衍了克劳利几句就挂掉了电话。克劳利简直被气疯了,冲着已经断线的话筒怒吼道:“你会后悔的!!”

  克劳利的死亡预言似乎只是危言耸听,半年后那些参与考古的人全都平安无恙,而出土的众多宝物让他们个个名利双收。终于,克劳利坐不住了,他没作任何交代就突然独自离岛飞往埃及。不久后,卡纳邦爵士的死讯传遍了整个世界。

  据说卡纳邦在墓室的入口脸颊被叮咬了一下,当时他并未在意,但很快叮咬处就肿了起来。几天后,卡纳邦在刮胡须时不小心割破了肿块导致败血症,最终不治身亡。他临死前惊恐地喊道:“我听见他呼唤的声音了!我要随他而去!”

  卡纳邦死后没多久,克劳利就神采飞扬地回来了。他告诉科伦娜,他得到神的谕旨,法老的诅咒必将应验,越来越多的人将会陆续死去。此时,《伦敦时报》也以“法老的诅咒”为题刊登了这一诡异事件。对此,科伦娜深信不疑,对未卜先知的克劳利更加崇拜。

  黑暗的死亡多米诺展开

  卡纳邦的死令流言四起,“法老的诅咒”开始在世间盛传,称那些惊扰了法老安宁的人将相继死去。然而半年后,其他参与挖掘的人都还安在。公众开始质疑,诅咒之说根本不存在,卡纳邦的死不过是一个意外。

  这期间,克劳利的胸有成竹渐渐瓦解,他又开始醉心于恶魔杰克的研究,常常捧着厚厚的笔记一坐就是一天,精神高度集中地思考着某些东西。

  就在卡纳邦去世半年后,克劳利再度悄然离开了西西里岛,随后就传出卡纳邦同父异母的兄弟赫巴德上校突然暴亡的消息。而这边赫巴德的尸体还未下葬,那边开罗医院里曾照料过卡纳邦的护士也突然不明不白地死去了。

  接连两起死亡事件搅动了人们的神经,刚刚平息下来的“法老诅咒”再度甚嚣尘上。但法老的愤怒似乎远没有停息,死神的翅膀开始不断碰触那些亵渎了法老亡灵的人。大家惊恐地发现,这几个人的死不过是一连串死亡事件的开始而已。

  南非的一个富豪西尤,刚刚从陵墓挖掘现场参观完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回到游艇后,竟不知何故掉到风平浪静的尼罗河里淹死了。接下来是美国铁路大王格鲁德,他在走进图坦卡蒙的陵墓后不久,突然莫名其妙地发起高烧来。医生们查遍了他的全身,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眼睁睁看着格鲁德在面前死去而束手无策。后来有人推测格鲁德死于鼠疫,但更多的人却相信,他的死是由于某种超自然力量在作怪。

  关于法老诅咒的传闻愈演愈烈,曾是卡特得力助手的亚博·迈斯,在挖掘工作完成三年之后,被发现死在开罗一家宾馆房间内,法医给出的死因是肺部感染。卡特的另一个助理查得·凡赛尔,也于1929年猝然离世,随后其父跳楼自杀,送葬汽车又轧死了一名8岁儿童。而试图用X光检查木乃伊的亚齐伯尔特·理查德教授,也在工作进行数日后全身发起了高烧,回到英国后不久便突然死去。直接接触木乃伊的道格拉斯·李德博士、发现“图坦卡蒙”封印的一个学者,以及其他参加挖掘或调查工作的专家们,随后接连离奇死去,短短七年人数竟多达21人。1929年,卡纳邦妻子的母亲伊莉莎白被虫子叮咬后也猝然死亡……

  神秘的死亡事件,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推倒了死神的多米诺骨牌,甚至连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福尔摩斯探案》一书的作者柯南·道尔也相信这古老诅咒的存在。

  然而在所有被诅咒的人中,第一个开启墓室的卡特却始终安然无恙,直到陵墓发掘16年后他才安然离世。为什么“主犯”卡特会被宽恕呢?各方一直争辩不休,在卡特去世后不久,才确信找到了答案。卡特的爱女(曾经也踏入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伊布琳突然上吊自杀,留下了一封谜一般的遗书:“这个诅咒让我心里时时刻刻都感到恐惧,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她的抑郁症在父亲生前就已经开始,卡特看到爱女抑闷忧郁,逐日消沉,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心中异常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