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女歌手之死:青春怎能如此玩酷

作者:

父亲繁忙少归家,母爱宠养“音乐公主”

  崔菲菲的父亲崔建华1954年生于一个军人世家,音乐素养极高,母亲罗蓉丽1955年生于一个高级干部家庭,能歌善舞。两人在一次话剧排演中担任男女主角,相识相恋,1981年走进婚姻殿堂。

  说唱女歌手之死:青春怎能如此玩酷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崔建华兴趣广泛,经常晚回家,罗蓉丽则不拘小节,不爱做家务。1982年1月1日崔菲菲降生,不久崔建华有了睡觉打呼噜的毛病,罗蓉丽干脆抱着女儿到别的房间睡。母女俩后来一直保持这个习惯。

  崔菲菲从出生起,就由罗蓉丽一手打理学习和生活,只要她提出要求,罗蓉丽就尽量满足,崔菲菲从小没做过家务,每次吃饭都是罗蓉丽把饭端到她面前,吃完再帮她收。

  崔菲菲继承了父母的音乐细胞,6岁登台演唱就显示出与众不同的音乐天赋。1992年3月,崔菲菲在遂宁市“新华杯”卡拉OK大赛中脱颖而出,遂宁市电视台、当地报纸争相报道。罗蓉丽决定好好培养女儿。从此,在母亲的安排下,崔菲菲过上了“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音乐”的生活。

  1994年,崔菲菲以艺术尖子生的身份进入遂宁中学学习,1997年,崔菲菲考取成都市艺术学校,临近毕业,崔菲菲的恩师石若辉建议她去深造,于是,崔菲菲又报考了四川音乐学院。

  崔菲菲学音乐花销非常大,罗蓉丽工作之余就拼命挣钱。1993年,崔建华调入遂宁市中区公安分局做刑警后,工作更加繁忙,两人渐渐连话都懒得说上一句。

  等到女儿长大了,崔建华觉得该是自己寻找幸福的时候了。2002年,他和罗蓉丽分手。罗蓉丽离婚后一直没有找对象,把女儿当做自己余生的全部意义。

  追梦不走寻常路,六年飘摇遇“知音”

  2004年6月,崔菲菲毕业后一心想在成都闯荡,罗蓉丽为她谋到一个职业艺术学院教师的职位,工资不太高,这个班她勉强上着。

  早在大学期间,崔菲菲喜欢上嘻哈音乐,开始自己做歌上传到网上。她的创作才能及唱功让很多专业音乐人都赞叹不已,早有“中国R&B创作小天后”的称号。

  2006年4月,崔菲菲被选为第五届绿色环保形象大使,湖南艺人唐公司当即与她签约,承诺出巨资包装她做明星,崔菲菲不禁怦然心动。家里人都劝崔菲菲好好上班,但她从小养成了说一不二的个性,谁也拿她没办法。

  崔菲菲没有给单位请假,不辞而别去北京领了奖,接着到长沙出席活动。但由于资金短缺等一系列问题,公司对她的包装计划告吹,而学校也已将她解雇。工作丢了,崔菲菲反而解脱了,她决定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音乐梦。事已至此,罗蓉丽觉得既然不懂女儿的梦,就不要擅自干涉,她自己觉得怎样好就好。

  从此,这个女孩用瘦小的身体背负起绚丽的音乐梦和浪漫的青春,飘荡在了江南大地。如何打扮,交什么朋友,喝什么酒,抽什么烟,睡到几点,到哪里工作,挣多少钱,怎么花,她都没有了任何局限和阻碍。

  崔菲菲喜欢做地下歌手的状态,她以各大酒吧为阵地,随心所欲地做喜欢的音乐。麻糖酒吧是成都有名的hiphop演出场所,崔菲菲经常是座上客,她开朗豪爽,无私地帮助过很多嘻哈新人,很多歌迷和圈内好友都亲热地称她“king(国王)”,还有人称她“bow(‘宝’的英文谐音)”,慢慢地演化成她后来的艺名“kingbow”,简称K-BO。

  在嘻哈文化这个圈子里,朋友交得好什么都谈,交得不好就互相攻击谩骂,这让心思单纯的崔菲菲身心时有疲惫。2007年,经纪人离开成都后,崔菲菲更是一个人四处漂泊。她勤奋演出,整夜地写歌、录歌,制作出众多好音乐,拥有了“中国地下R&B女王”的地位。同时,友人背叛,辛苦原创的歌被公然盗用,才华横溢却少有知音……盛名之下,她却迷失了。她在QQ日记里说:“我被别人评论过贱货1000000次,其实不差你(一个由友变敌的人)这一次。但是,我却有点心疼,因为曾经大家一起还热血沸腾、装模作样地大谈HIPHOP理想”,“我发现我突然多么需要一个人,他能明白理解我的全部。可是我找不到,也不指望找到……”,“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浪费青春!耽误时间……”

  崔菲菲内心深处的孤独和迷茫,无人替她指点迷津,即使是父母。多次短暂的恋情过后,她对婚姻、家庭看得更淡,连同对人生的感觉也变得虚无,什么都无所谓。

  2009年5月,首届世界华人嘻哈文化颁奖典礼在深圳举行,周文锋担任主持之一,崔菲菲获“最惊喜女声”奖。现场热烈的气氛再次点燃崔菲菲对hiphop的激情,她交了一批新朋友,周文锋就是其一,外号“黑蛇”。

  在周文锋的撮合下,崔菲菲和“一指”团体前成员陈可成为恋人。后来崔菲菲到汕头与陈可一起生活,发现两人不合,离开了陈可。这时周文锋像大哥一样安慰崔菲菲,“KBO,没关系,陈可这个男人不要也罢,我来帮你!”当时周文锋和女友安琪同居,建议崔菲菲搬去三人同住。虽然早有朋友觉得这样不合适,但她不以为然

  后来,崔菲菲一直称周文锋为哥哥,对他的才华十分钦佩,而周文锋表示非常欣赏崔菲菲的声线和舞台经验,茫茫人海中,崔菲菲似乎终于找到了“知音”。

  为了做出更好的音乐,2010年5月,崔菲菲到上海去学DJ。7月,周文锋为崔菲菲在汕头市苏荷酒吧为她举办了一场名为“雷人雷鬼”的派对实习。崔菲菲第一次做了真正的DJ,不禁有些感动周文锋为她做了这一切。

  从此,崔菲菲把汕头看做是自己的又一个家,对周文锋也更加信任了。

  “黑蛇”的召唤死亡之约,玩酷青春疼痛了谁?

  大约从2010年5月起,在酒吧做 DJ的周文锋经常出现酒后乱打碟、乱放歌的情况,还总是说他是救世主之类的话,被老板辞退。之后,周文锋与外界的接触越来越少,整天待在家里做歌,沉浸在自己日益扭曲的嬉皮世界里。

  2010年8月11日,崔菲菲在上海三个月的房租期满,一下子不知何去何从。此时周文锋的声音响起了,“来吧,到汕头来吧。”“黑蛇”的召唤就像海妖的歌声般魅惑人心,她欣然前往。

  8月15日下午,崔菲菲到达汕头,和周文锋及女友一起住在一栋居民楼的顶楼,她在日记里写道:“在蛇哥家住下,就像住在自己家一样,我是一个很懒的人,都不会做饭的。天天安琪都会做饭给我们,真是太幸福了……”至此,在崔菲菲的心里,周文锋就已经等同是自己的亲人了。

  8月底,崔菲菲在网上认识了上海某大学法律系的学生赵宁,两人曾有过音乐合作,擦出爱情火花。既有周文锋大哥般的温暖照顾,又有恋人的温柔呵护,崔菲菲的心甜蜜又朦胧。

  2010年9月,周文锋为即将出的专辑和全国巡演等事宜进行造势,叫崔菲菲配合他在网上争吵,散布消息说他疯了。崔菲菲想都没想,一一照办。9月9日,崔菲菲在QQ上对好友说:“没事,我们在炒作!你要对外散发出去,他已经疯了。”后来又对该好友说:“黑蛇说他12号有大行动,会干点惊人的事,具体是啥我都不清楚。”

  9月12日下午一点半,崔菲菲与一好友聊天:“黑蛇真的疯了,说话很吓人……”

  当天下午6点左右,安琪对在客厅上网的崔菲菲说她约了“一指”成员商量处理周文锋发疯的对策,要出门一趟,并叮嘱有事打电话,崔菲菲点头同意。

  当晚8点,崔菲菲和父亲崔建华在网上简单地聊了几句,从11点开始,崔菲菲便一直和赵宁在QQ上聊周文锋的种种异常表现:“黑蛇又疯了,说他外婆上他身了……”

  见情况十分危急,赵宁说:“你干吗不上楼去啊?他就是演给你看的啊。”胆小而天真的崔菲菲说:“万一他发疯是真的呢?是不是就直接刺激到他了?”赵宁说,“谁知道他发疯会不会把全家人都杀了,你快上楼,锁好门。”

  这时,已经是9月13日的凌晨零点18分,崔菲菲说:“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可以走的,但我良心过得去么?”赵宁急了,“跟你说上楼啊。”崔菲菲回了句“我胃疼,我想我快死了”。

  聊天戛然而止,任男友再怎么呼唤,她都没有回应了……

  后来据警方调查得知,当天半夜,邻居隐约听到隔壁有“嘭嘭嘭”的巨响,房东带了两个人叫开门,看见周文锋抱头蹲在门口,嘴中念念有词,旁边躺着一具恐怖的尸体,崔菲菲就这样死去了,像一个被烦躁小孩剪破的布娃娃,一只眼睛睁得大大的。

  2010年9月13日下午4点,噩耗到达遂宁。罗蓉丽如万箭穿心。平生第一次来到汕头,却是去殡仪馆认领女儿的遗体!

  被捕后,周文锋逻辑清晰地交待了作案经过,但一说到动机就胡言乱语,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周文锋进行精神病鉴定后认为:活性精神物质所致精神障碍,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具有受审能力。崔建华和罗蓉丽接到警方的电话,不禁泪流满面,总算可以告慰女儿在天之灵。

  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崔建华忍不住责怪罗蓉丽太过宠爱女儿:“菲菲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有很大的原因!”罗蓉丽眼含泪水,默然回道:“你丢下我和女儿不管,你才是应该负责任的人!”

  采访结束前,崔菲菲的二舅找到记者心痛地说:“她那是在玩人生,不是在度人生啊!这样做人这样生活,没有价值观的指导,无论是谁,迟早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