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痛

作者:网络  时间:

  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与一个20岁的青涩男生。

  那时候的我,每每去赴他的约会,总喜欢花上一个小时洗自己乌黑的一头长发。我买不起昂贵的化妆品。亦用不起名牌的洗发水,但我珍藏着一瓶朋友送的花露水。其实也只有5元钱,但洗澡洗头的时候,洒上几滴,麝香的味道,即会在发梢和肌肤上,浅浅淡淡地氤氲上许久。我的快乐因了这廉价的芬芳,像那夏日里的一阵小风,徐徐地吹来,一颗心,便在其中,无限地安静且美好。

  爱情是有味道的

  我从没有告诉过他,为什么自己的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花香。这是我惟一可以给予这份爱的味道,那么恬淡温柔的芳香,让我有勇气,在着了素朴衣裙的时候,昂头注视他的爱。他亦是爱着我的,尽管出身于优越的家庭,从小便是被人宠坏的孩子。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关爱,但他还是会在拥住我的时候,将脸埋进我柔软的秀发里,用力地嗅一嗅,而后说:比任何花都要香呢!能不能告诉我,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下次我去买给你。我便在这句话里浅笑,说,这是爱情的味道,只要我们相爱,它便会永远飘在我的发梢哦。

  他自此真的相信了。那时候的他依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尽管比我大了一岁,却事事都需要我来照顾。他的衣服,都是我拿去洗了,再送回来的时候,必有那种熟悉的花香,在衣领袖口处,淡淡飘着。他坐车回家,总是我帮他占好一个不会被阳光炙烤到的位子。他踢球累了,我便蹲下身去,给他按摩脚踝。甚至两个人一起吃饭,都是瘦弱的我在人群里挤买他爱吃的排骨。我喜欢他的什么呢?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就是在他每次俯身去嗅我的发梢的时候我最是感动吧。我从小在卑微里长大。从没有一个男孩,像他这样,依恋我的味道,且由衷地赞叹:再没有什么花儿,能够超过你的芳香。

  他没有勇气面对我

  我们的爱恋,走到第七年的时候。他的父母终于出来阻止。他试图反抗,但终因家人力量的强大,无力继续支撑。那时候的我,在一家小公司里工作薪水不过是千元,除去供两个弟妹上学,几乎是没有剩余。我依然像读大学时那样,衣着俭朴。但即便是这样,那个为他而保持的习惯,却始终没有省略。我在阳光下慢慢将头发晾干的时候,低头闻到发梢的清香,便会微笑,想,爱情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啊!

  那时他在父亲下属的一家分公司里上班父亲有意的栽培,加上他能干,他很快地从一个单纯无忧的青年,成长为一个干练成熟的男人。他再无暇关注儿女情长的私事,也不会在与我约会的时候关注我身上的味道。甚至有一次,他轻轻责怪我说为什么你从不像我公司里那些年轻的女孩子衣着光鲜而且,芳香浓郁呢?已是能够挣钱不要把心都给了家里,该学着打扮一下了,否则,我父母那里,怎能过得了关?

  他不知道,这样的话,怎样伤害了我的心。我终于意识到,原本我最不看重的他的出身,已经成为我们爱情里,最大的障碍。即便是我用最昂贵的香水。也依然无法遮住与生俱来的那份黯淡与卑微。那个我深爱着的嗅觉灵敏的男孩,已经淡漠掉了我为爱付出的这份清香,他开始忘记爱情的味道。

  他终于没有能够劝说住自己的父母,接受这份地位悬殊的爱情。他在痛苦地挣扎了一段时日后终于决定与我说再见。他没有勇气面对我只是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们就此止步吧。我是过了一周后,才回复他说,那么,到我这里来,吃最后一顿饭,好么?

  依恋了7年的味道

  我们大学的时候,经常去一个小店里吃云南的过桥米线。这种米线,因其来历,又名恩爱食。我每次都坚持要一个大砂锅,两个人坐在简陋的餐桌旁头抵着头,很酣畅地吃完后,互相为对方拭去脸上的汗水。这样一种幸福,在毕业后。我依然时时地让他温习。我没钱给他买贵重的礼物,但我有一双巧手能够将手中的米线,做成一碗原汁原味的恩爱食。

  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他坐在我租来的小房子里,慢慢吃我做好的米线。两个人依然头抵着头可是我们都明白,昔日的那种温情和依恋,已是随着这一点点吃下去的米线,淡淡飘散。已是暮夏,但暑气依然没有消失而蚊子,在暮气里,亦开始猖獗。吃到一半的时候他便频频地用手抓痒。我看到了,便起身,拿过一个没了标签的小瓶俯身为他涂抹红肿的肌肤。抹到他手上的时候他突然地被一种熟悉的味道击中。他努力地回忆,终于想起这是我曾经告诉过他的而他自己亦是依恋了7年的爱情的味道。

  他很艰难地开口,说7年来你一直在用这种便宜的花露水为我们的爱情增添味道吗?我没有抬头声音却是哽咽:你终于没有完全忘我们爱情的芳香。

  他终于明白,原来是他自己在袭人的浓香里,淡漠掉了我如此用心酿造的,这份独特的爱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