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迟早要还

作者:天天故事

       经过媒体曝光,唐骏学历的事儿摆上桌面,他承认毕业的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属于“三流大学,说四流也可以”,其他不置可否。其实以他的能力,做什么都应当做得不错,这种画蛇添足的事还是不做的好。

   记得N年前一次开会,领导说,有个做生意的老板提出捐150万元,让我们授予他“荣誉教授”称号。150万元,在当时是很大一笔钱,而“荣誉教授”的称号也不用发工资、不占编制,挺诱人的。只是这“生意”当场被老教授否决了:“他那个保健产品没啥科技含量,授予他哪种学科的教授?咱们可不能卖职称,坏了名声。”后来听说,那老板把钱捐给自己家乡的一所大学了,也当上了“荣誉教授”。现在那老板已经销声匿迹,否则媒体要翻他的历史,也许会有猛料。

   在我们单位,博士遍地都是,现在进人非博士都不录用。结果行政部门也来了年轻的博士,不过做的是填表、通知开会、接电话、折腾数据的活儿,我觉得,这是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且由于学历拉不开档次,导致每年评职称竞争激烈,不利于留住人才。现在,因为技术职称对学历、论文啥的要求相对低,已经有人宁愿从研究系列转为技术系列,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都是让学历给闹的。

   中国人奉行现实主义,老话说“英雄不问出处”。与其死乞白赖造个假文凭,不如踏踏实实学门手艺。人有特长,就像饭馆有“招牌菜”“一招鲜、吃遍天”。

   我有个中学男同学,上学时因为“挂红灯”太多,害我们班评不上优秀,“影响老师年终奖”,经常被老师点名批评。他没考上大学,只上了技校,这在当时是下下策。一晃好多年过去,同学聚会,就数他最忙,手机一直响,全是十万火急:“您在哪儿,我们这就派车接,您再不来就得停产了。”一打听,他在技校学的是电焊,从毕业起就没换过工作,几十年踏踏实实地做,现在竟成了远近闻名的“焊王”。人家的锅炉、管道、设备出了问题,他敲一敲、瞄一瞄,就知道问题在哪里。问收入?我们聚会,每人交100元,他出手就是1000元,比当总裁的都痛快。

  假的就是假的。公众人物不要随便编造神话,穿帮了会死得很难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