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

作者:

瓦伦的父亲是英国一个大富商,经常到南美洲做钻石交易。瓦伦4岁的时候,父亲突然暴病而亡,没多久,母亲伊丽莎白就和父亲的私人医生威尔结了婚,并把瓦伦送到国外生活。

复仇者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瓦伦在国外一直长到17岁,他的性格酷像父亲,喜欢冒险,或做生意赚钱。这年,很少来看他的母亲伊丽莎白从英国来了,神情十分憔悴。原来,母亲在国内的生活并不愉快。经常遭到继父威尔酒后的欺凌,甚至殴打。瓦伦很气愤,就想回国找继父算帐,母亲坚决不让他同去,并痛苦地对瓦伦说:“记住妈妈的话,不要学你父亲经商,好好攻读法律,将来就是回国,也要选择法官的职业。”。

母亲为什么阻止他回国,不让他像父亲那样从事经商,而只希望他将来选择法官这一职业呢?瓦伦始终不明白,心中就有了许多疑问,尤其是从母亲痛苦而忧伤的口气中,他似乎预感到什么……

半年后的一个傍晚,瓦伦住处的门铃响了,他打开了房门,是一个中年黑人妇女,披着头巾,身体十分瘦弱,“可怜的瓦伦,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就是你们家以前的女仆莫迪。”没等瓦伦开口,莫迪又异常激动地哭泣起来,“我辛苦寻找了十多年,今天终于找到了你。”

瓦伦想起来了,以前家里是有两个南美洲仆人,一个是这位叫莫迪的女仆,另一个是男仆叫维扎西。父亲死后不久,他们就失踪了,一直下落不明。

“可怜的瓦伦,你知道吗?你的父亲并不是死于暴病,而是被威尔谋害的。他想占有你美貌的母亲,他害死你父亲以后,又想加害我和男仆维扎西,这样,我和维扎西不得不逃走……”莫迪由于激动过度,捂着胸口,痛苦咳了一阵后,又颤巍巍掏出一根象牙烟斗,递给了瓦伦,“这是你父亲死后的第二天,我到他房间清扫时发现的。威尔就是将毒粉偷偷撒在你父亲的这根烟斗内……我已经患了绝症,可怜的瓦伦,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为你冤死的父亲报仇。”

听完莫迪的哭诉后,瓦伦小禁悲愤满腔,以前埋在他心中的那些疑问,此刻一下有了答案。他紧紧攥着拳头对莫迪说:“我明天就回国,一定要报杀父之仇!”

第二天,瓦伦就坐飞机回国了。

当瓦伦提着皮箱,出现在母亲伊丽莎白的面前时,母亲惊住了:“瓦伦,你怎么回来了?”“这是我的家,难道我不能回来吗?”瓦伦冷冷回答着,然后转身上楼,走进他小时住的房间。一切都是原来的布置,桌上摆满他儿时喜欢的各种玩具,尤其是悬挂在墙上的那张小木弓,精致而小巧,是以前的男仆维扎西用南美洲一种结实的材料制的。瓦伦还依稀记得,他小时很调皮,用这张小木弓射过不少鸡狗……

继父威尔参加一个朋友女儿的婚礼去了,晚上才能回来。瓦伦就按照女仆莫迪提供的地址,去拉斯克尼大街,找到了以前的男仆维扎西。维扎西见到瓦伦又悲又喜,并告诉他,威尔就是杀害他父亲的恶棍。他与瓦伦母亲结婚后,还经常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维扎西最后对瓦伦说,“你一定不能放过威尔,他是你们家最大的仇人。”

瓦伦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继父威尔已经回来了,穿着睡衣,见瓦伦进来不理睬他,眼中还射出一种仇视的目光,威尔很生气,马上斥责瓦伦道:“混蛋东西!知道吗,你应该叫我父亲!”

“不,你不配当我的父亲!”瓦伦怨着心中怒火,朝前跨了一步,“请问威尔先生。我父亲当年是谁谋杀的?”

威尔神情不禁一怔,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气急败坏地跳起来骂道:“臭小子,你怀疑是我害死你父亲的吗?没教养的小混蛋!你以为你父亲是个什么英雄……”

“威尔,你别这样。”伊丽莎白这时惊慌地跑了进来,紧紧抱住又跳又叫的丈夫,用央求的口气对瓦伦说,“别再惹你继父生气,他患有心脏病……快回你房间休息吧。”

在母亲的苦苦劝阻下,瓦伦悻悻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同时深为线亲的软弱感到耻辱。他不明白,威尔这个恶棍害死了父亲,霸占了家里财产,而母亲为什么还这么死心塌地跟他生活在一起?瓦伦暗下决定,明天不管母亲如何阻拦。他一定要撬开威尔的嘴……

很快夜深人静了,瓦伦正准备上床时,突然,楼下传来母亲“啊”的一声惨叫!

瓦伦赶紧拉开房门,冲下楼,一脚踢开继父的房门。威尔正像一头疯狂的伤兽,背朝着门外,双手紧紧卡着母亲的脖子,咆哮道:“你儿子把我当成了仇人,你现在也想甩掉我!没这么容易,我不是一条替你看门的狗,知道吗?当年如果不是我隐瞒你那该死的丈夫……”

见母亲被卡昏了过去,瓦伦顺手抓起一把椅子,狠狠朝威尔砸去。威尔哼都没哼一声,身子晃了晃栽倒了。伊丽莎白很快苏醒过来,看到歪躺一旁的威尔时,吓呆了:“瓦伦,你把威尔杀死了?”瓦伦咬牙切齿点点头:“他谋害了我父亲,霸占了你……这是他罪有应得。”

“不,威尔没有谋杀你父亲。”伊丽莎白神情凄然哭了起来,“告诉我,谁说你父亲是威尔谋杀的?”

“妈妈,你还记得我们家以前那两个南美洲仆人吗?”

“啊?是莫迪和维扎西!”伊丽莎白恐惧之中睁大了眼,紧紧抓着儿子,“难道是他们找到了你,告诉你的吗?”

瓦伦点点头,掏出父亲生前用过的那根象牙烟斗,伊丽莎白一见差点昏倒过去。“瓦伦,你受骗了!那两个南美洲仆人才是你父亲的仇家啊!”

伊丽莎白接着痛苦讲述起来:原来20多年前,瓦伦的父亲往返南美洲——明着是做钻石生意,暗地却贩卖军火。莫迪是南美洲一个酋长的女儿,维扎西则是她的未婚夫。那年,由于另一个部落得到瓦伦父亲的军火相助,打败了莫迪的部落,并杀死了他父亲。莫迪为了复仇,就带着维扎西来到英国,辗转成了瓦伦家的仆人……

瓦伦听着惊呆了,颤声问道:“那么,是这两个仆人杀害父亲的吗?”

“不!杀死你父亲的,正是你呀!”

“什么,是我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瓦伦惊恐之中差点喊叫起来。

“你看见房间墙上挂着的那把小木弓吗?”伊丽莎白神情恍惚,忍受着内心的悲哀,“当年4岁的你十分喜欢枪之类的玩具。维扎西就是利用你这点,特制了这把小木弓,然后教你射鸡射狗。等你练得十分准确的时候,他就在箭头涂上南美洲一种见血封喉的剧毒一那天你父亲回家,刚从车上下来时,你边欢叫善跑上去,边举着小木弓朝父亲射去……”

瓦伦也依稀回忆了起来:“不错。我的箭射在父亲的腿上,父亲拔下时,还亲昵地骂了我一声,‘瓦伦,小心爸爸打你的屁股’。”

“那可是致命的一箭!当晚你父亲就毒发身亡。当时只有我和威尔在场,他是你父亲多年的私人医生,告诉我说,你父亲所中的毒来自南美洲……快找莫迪和维扎西来问问!谁知这两个仆人已经逃走……”

“妈妈,你为什么不向警方报案,让警察将潜逃的莫迪和维扎西抓获?而目,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还一直隐瞒着我?”

“你父亲在南美洲所干的事并不光彩,如果惊动了警方,你父亲将会身败名裂。”伊丽莎白悲痛地抽泣着,将一脸忏悔的瓦伦紧紧搂在怀里,“而且你这一生也将不会有安宁,因为父亲是死于你之手,过早地让你知道真相,你就会生活在痛苦和精神折磨之中,永远无法摆脱这种阴影,为了你的将来,我只能选择送你去国外,换一个新的生活环境。我要你学法律,将来选择法官的职业,也就是希望你不要走父亲的那条路,想让法律使你变得有理智,任何时候都会用法律来约束自己……”

“我明白了,您委身嫁给威尔,是为了父亲的名誉,让他永远保守秘密。”

“是的,由于家中的一切这些年都是被我掌握和控制,可怜的威尔并没有得到什么。”伊丽莎白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威尔,仍睁着大大的双眼,又露出一种凄然而怜悯的神色,自语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莫迪和维扎西为什么仍不放过他?我现在知道了,因为他跟你父亲一样,当年也参加过肮脏的军火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