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名字的旅程

作者:阿不先生 时间:

  我还来不及叫出“当心”两个字,一辆车飞驰而来。我清楚地看见驾驶室里坐着明倩。

  我飞身撞开了宁浩,我预感到我的身体会飞起来,这是第二次体验这种感觉。上一次,安然无恙:这一次,万劫不复。

  线索

  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正躺在一个十字路口,和普通的十字路口设什么两样,只是在路口有一尊海豚雕像。

  我忘记了我的名字。确切地说我的名字被剥夺了。我有24个小时去找回我的名字。

  没有名字的人是不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所以,我有一个暂时的名字——宁浩。对于这个名字原来的主人,我一点儿也不了解。

  这个名字我可以使用24个小时。如果24小时过去,我依然没有找回我的名字,我就会永远地失去它。没有名字会变成什么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比死亡还要可怕。

  寻找名字的旅程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关于我的一切,已经全部从我的脑海里抹去了。所以,要找到我的名字,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不过,这段旅程的安排者,或者可以称他为神,给我留下了一些线索。

  我的手腕上有一只手表,它有24个刻度,现在显示的时间是21点10分。这只表除了时针、分针和秒针以外,还有一个红色的指针。它已经启动了,它提醒着我剩余的时间。

  我上衣口袋里有一个钱包,除了一些零碎钞票之外,还有一张合照,照片里是我和一个陌生女人。两人显得格外亲密,背景似乎是一间酒吧。

  我身上还有一个手机,黑白屏幕,很老旧的那种。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号码,标注的名字是“乖乖”。

  我尝试拨打了这个号码,一直处于关机中。

  最后,我在裤兜里发现了一张宾馆的房卡,房间号是2013。

  这就是我掌握的所有线索。

  尸体

  十字路口的南面有一条酒吧街,沿着这条街一直向北走,我来到了零点酒吧。它的对面就是犀牛宾馆。

  站在2013号房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插上了房卡。

  客厅里没人。推开卧室的门,我看见一具女人的尸体,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殷红的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这个女人并不是那张照片上的女人,我有点儿失望。

  床头柜上有一只手袋,手袋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我和床上的这个女人。

  卧室门外突然闪过一个身影,我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要弄清女人的身份,必须抓住这个凶手。

  我追到了大街上,扑了上去,和他扭打起来。

  我的头狠狠地挨了几拳,他趁机跑进了一条小巷,消失不见。

  惟一的收获是,他掉了一个手机。

  通讯录里是长长的一串名单。其中有一个标注为“家”的号码。我拨了过去,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公,什么事?”

  我沉默着。

  “怎么了?”

  我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手表:22点。红色指针提醒着我,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

  几辆警车停在了犀牛宾馆门前。我走进了零点酒吧,打算喝杯酒,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坐上吧台,酒保问我:“先生,还是来杯加冰威士忌吗?”

  “你认识我?”

  “你两个小时以前不是来过吗?”

  应该是“宁浩”这个名字的主人来过,算起来,那应该是在寻找名字的旅程开始之前。

  宁浩应该和我长相不同,但并不妨碍别人认出我。因为我叫“宁浩”了,所以关于宁浩的一切,包括长相,都会同步成我的。

  我问酒保,当时我身边还有没有其他人。他古怪地看了看我,回答有,是一个女人。

  我拿出钱包里的照片,问他是不是这个女人。

  他摇了摇头。

  几杯酒下肚,我掏出钱准备付帐,发现一张钱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

  我用酒Ⅱ巴里的电话拨打了这个号码,我听到我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那个凶手遗落的手机。

  约会

  看来我必须得找出这个男人。我再次拨通了“家”的电话,依然是那个女人。

  “老公,怎么不说话?你到机场了没有?”

  “我捡到了这个手机,打算交还给失主。”我撤了一个谎,“能约个地方见面吗?”

  女人选了一家咖啡馆,应该在她家附近。

  我早早地赶到了。窗外的天色黑压压的,似乎暴雨将至。奇怪的是天色比先前的夜色要明亮,现在更像是傍晚的时段。

  街对面出现了一个女人,我想应该是她。她叫安洁。

  当我看清她的面容时,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她正是酒店里那个死去的女人。

  一辆汽车在女人身前停了下来,她和车里的人说了些什么,便上了车,开走了。

  我瞥了一眼手表,时间变成了19点整。

  我恍然大悟,时间在倒退。时间回到了安洁被杀之前。

  我知道她会在哪里出现。我拦了辆出租车,往犀牛宾馆赶去。

  一下车,我直接冲向柜台,询问2013号房间是否已经被人订下。

  回答是没有。

  我在宾馆门口等了将近半个钟头,终于看到了安洁。

  她走进了零点酒吧。我跟了进去,远远地观察着她,顺便向酒保耍了一杯加冰威士忌。时间是20点整。

  安洁的目光四处游移着,一不小心和我的视线撞上了。她发现了我,向我走来。

  “宁浩,你叫我在这儿等,怎么来了也不招呼我?”

  看来她认识“宁浩”这个人。

  “房间订好了吗?”

  应该是2013号房间。我摇了摇头。

  “走吧。”她挽起我的手,我们像一对情人一样缓步朝着对面的犀牛宾馆走去。她不知道的是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她的坟墓。

  踏进2013号房间,她给了我一个激烈且漫长的吻。

  “我以为今晚见不到你了……在路上碰到他时,我吓了一跳。我以为他不出差了。今天可是情人节,我一定要和你一起过。”

  原来载她离开的是她老公。

  “他带我去买了一个钻戒,说是情人节的礼物……我根本不喜欢这些东西。我只希望有人能多陪陪我。我要求的并不多,是不是?可是他做不到。你做得到,你对我最好。”

  安浩摘下钻戒,随手扔在桌子上。

  “这条项链他给那个贱女人也买了一条,我一直戴着就是要记住这个耻辱。”安洁摘下脖子上那条闪亮的项链,“谢谢你,那一次如果不是你救我,我哪儿有现在的快乐。我先去洗澡。等我。”

  她转身走向浴室,不一会儿,传来哗哗的水声。

  我坐在沙发上,死死地盯着手表。凶手何时会出现?

  指针指向了21点。房门打开了,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正是我追赶的那个凶手。他二话不说,挥舞着棒球棍向我袭来。

  我并不强壮,加上他持有棍棒,我找不到任何反击的机会。我被逼到了窗户前,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撞了过来。我向后一仰,从窗户掉了下去。我的身体在快速坠落,我瞥见手表的指针正逆时针飞快地旋转。

  当我稳稳地站在地面上时,发现自己身处一幢别墅前。

  情人

  手表上的时间是14点30分。一个路人告诉我今天是1月13日。

  一辆轿车开了过来。我立刻躲了起来。我清楚地记得这个车牌,是安洁老公的车。

  从车上走下来的女人并不是安洁,是我钱包里照片上那个女人。男人当然就是袭击我的那个凶手。

  两人下了车走进别墅。我跟了上去。

  透过微微敞开的落地窗帘,能够看到室内。

  男人给女人戴上了一条项链,和安洁脖子上那条一模一样。女人高兴地投入了男人的怀里,然后相携向楼上走去。

  就在我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安洁出现在客厅里,手上握着一把刀。

  我推了推落地的窗户,发现没有上锁。我冲进去拦住了她。

  “你是谁?”

  我连拖带劝,把她哄出了别墅。在我的一番劝说下,她冷静了下来。

  在我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安洁突然冲出了人行道,冲向一辆急驰而来的汽车。

  我一把搂住她,把她拉了回来。她倒在我的怀里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