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肩膀扛起苦难与梦想

作者:

  8岁那年开始,悲剧就接踵降临到她头上,先是相继失去了父亲、母亲,随后,唯一的亲人奶奶也离她而去。从此,她不但要独自面对苦难,还要照顾比自己小6岁的妹妹。在命运的谷底,女孩选择了勇敢和坚强……

  11岁的姐姐当起这个家

  姐姐的肩膀扛起苦难与梦想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何玲出生在重庆万州恒合土家族乡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只生了何玲姐妹俩。父母将两个孩子交给奶奶照看后,前往浙江打工挣钱。何玲姐妹俩在奶奶的疼爱下,倒也生活得无忧无虑

  然而,就在何玲8岁那年,一场天降横祸瞬间将这个家庭击得支离破碎。

  1996年的夏天,在浙江打工的父亲划船去接下班的母亲,结果在途中被一艘大货船撞翻,不幸罹难。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下子失去了顶梁柱,顿时陷入了无比的悲痛之中。母亲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到老家后,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终日以泪洗面,这让小小年纪的何玲看在眼里,非常难过。

  为了让两个女儿的生活无后顾之忧,母亲后来改嫁邻村的一个村民。重组家庭之后,何玲又渐渐看到了妈妈的笑脸。可是新的家庭没有维持多久,又一场灭顶之灾降临在这个脆弱的家庭和年幼的何玲两姐妹身上。

  就在何玲刚过完10岁生日,母亲被一场莫名的疾病击倒在床。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母亲发病三天后,便匆匆离开了人世。残酷的现实让已经懂事的何玲只觉得天旋地转,幼小的世界里一片漆黑。何玲和妹妹辗转又回到了奶奶的身边,祖孙三人相依为命。可是厄运并没有离她们远去,奶奶的身体每况愈下。

  这年暑假,何玲见奶奶经常胃痛难忍,主动帮奶奶下地干活。她对奶奶说:“奶奶,你在家好好休息吧,地里的活我也能干!”尽管如此,老人的病痛反应越来越强烈,很快发展到无法下咽食物的地步。最后经过医生检查,奶奶被诊断为胃癌晚期。

  这年8月,奶奶被疾病夺走了生命。

  奶奶去世后,这个历经苦难的家里只剩下一间破旧的土砖房。眼看还未懂事的妹妹很快忘记了悲伤,开心地在跟前蹦来蹦去,何玲心如刀割。11岁的小女孩,同伴们都还沉浸在玩乐和向父母撒娇的幸福中,摆在何玲面前的却是撑起一个家的重任。何玲想到先后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奶奶,一度觉得未来没有一丝色彩,望着这个空荡荡的家,她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

  自己还有机会走进中学校园吗?向往学习的何玲忍不住扪心自问。想亲人的时候,她就坐在村头的池塘边,一个人默默地哭泣,望着深不见底的池水,何玲不止一次想闭上眼睛跳下去,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地解脱了。可是每当这时候,她总会想起家中那个5岁的妹妹。妹妹何容年纪那么小,自己解脱了,她的生活该怎么办啊!还要让妹妹再承受一次痛苦吗?何玲犹豫了。

  当何玲回到破旧的屋子时,发现妹妹正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何玲这才想到,自己和妹妹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看着妹妹可怜的样子,泪眼汪汪的大眼睛,何玲不禁鼻子一酸,一把抱着妹妹安慰道:“别哭了,姐姐马上给你去做饭。”何玲强打起精神,用邻居和亲友送来的大米,为妹妹煮了一锅饭。当她看到妹妹吃着白米饭,就着咸菜,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欣慰地笑了。

  吃完这顿简单的饭后,妹妹何容抱着碗就要去洗,一边用稚嫩的声音告诉何玲:“姐姐累了,姐姐快去休息。”妹妹突然如此懂事,出乎何玲预料,她顿时觉得自己是姐姐,有照顾妹妹的责任,不能丢下妹妹不管。这时的何玲暗暗在心里发誓,将来无论多苦,也要将妹妹养大成人。

  姐妹俩相依为命蹒跚前行

  然而,生活对于只有11岁的何玲来说,哪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和简单?亲人去世后,家里除了间破旧不堪的土砖房和几亩田地,没有任何积蓄。好在粮食已经到了收割的季节,在邻居和亲友的帮助下,何玲和妹妹的生活总算有了些保障——收获了1000多公斤稻谷。

  1999年9月1日,本是何玲到镇上中学报到的日子,可这个家哪还拿得出钱来供她上学,何况她去了镇上读书,妹妹该怎么办啊?开学前一天晚上,何玲的大叔和二叔专门为她开了个家庭会议,商量对策。可两个家庭都很困难,顶多在生活上帮助何玲两姐妹,要供她们上学却成了奢望。最终,何玲只好放弃了读书的机会。

  何玲知道辍学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她从此卖力地下地干活,要为妹妹挣足学费,不让妹妹重复自己的命运。何玲的坚强和懂事让邻村一对夫妇心酸不已,这对夫妇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能力,想收养何容,这样也能减轻何玲的负担。然而,何玲当时不知从哪里涌出一股勇气,毅然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表示想靠自己的努力独自将妹妹带大。

  第二年,何玲卖了些粮食,将妹妹送进了幼儿园。何玲哪是一个姐姐啊,而像一个称职的妈妈,每天一大早起来为妹妹做好饭,然后送她上学。当亲眼看到妹妹迈进幼儿园,她才放心地往回赶,家里还有一大堆农活等着她去做。

  不久,乡里知道了两姐妹生活困难,决定每年补助姐妹俩300元钱。何玲拿到这笔钱后,对知识的渴望再次被点燃,她见妹妹一天天也长大了,决定重返校园读书。

  这年9月,刚收割完稻谷后,何玲便前往恒合民族中学报名读书。学校的领导在了解到她的特殊情况时,也给予了许多照顾。由于中学离家很远,每周只能回家一次,何玲考虑到妹妹还不会做饭,她便提前将一周要吃的咸菜和大米都准备好,然后叮嘱好妹妹如何照顾自己。怕妹妹一个人生活有闪失,何玲又跑到大叔家,请他隔三差五过去帮忙照看。尽管交待好了一切,但何玲还是没有急着赶去学校。

  原来,放心不下的何玲虽然告诉妹妹自己去学校了,其实她在大叔家“藏”了整整一周。那些天,她每天一早就起床,然后躲在自家树林里,看妹妹如何生活。每当发现何容生火做饭被烟雾呛得直流泪时,她心如刀绞般难受,但又不能上前去帮忙;有时眼睁睁地看着妹妹吃根本没有煮熟的饭,也不能上前提醒。因为何玲知道,只有这样妹妹才能很快学会独立生活。

  一周后,何玲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里。何容见到姐姐那一刻,立马扑到何玲怀里就哭了起来。

  “姐姐,你不在时我晚上好害怕,听到窗外的风声,几乎都不敢睡觉。”何玲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尽管白天妹妹都在自己的视线中,哪知还是忽略了漫长的夜晚。接着,何容便在灶台前自告奋勇地做好饭,再准备好咸菜,招待姐姐。何玲吃上一口,发现饭根本没熟。妹妹年纪太小,根本就不会做饭,这让何玲的心又悬了起来。她只得在回校之前,再次仔细的教了一遍妹妹煮饭的步骤。

  就这样,何玲正式前往学校上初一了。当她到学校里时,才发现根本无法静心听课,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独自一人在家的妹妹,不知道她是否又在吃没有煮熟的饭,睡觉会不会害怕等。何玲的心里很是牵挂。

  2002年暑假,眼看妹妹何容又长大了一岁,该上小学一年级了,何玲却因学费急得愁眉不展。尽管如此,何玲还是每天做饭洗衣百般照顾着这个可爱的妹妹。两姐妹常常边吃着咸菜,边开心地聊天。

  一天晚上,妹妹吃完晚饭后突然捂着肚子,痛得在地上直打滚,额头上满是汗珠。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何玲不知所措。很快她反应过来,背起妹妹就往村上的诊所跑。原来是因为妹妹经常吃半生不熟的饭,患了胃病。看着妹妹躺在诊所的床上打着吊针,一脸虚弱的样子,何玲就揪心般地疼痛。她怪自己因为上学不能照顾妹妹,没能尽好做姐姐的责任和义务。

  眼看暑期就要结束了,妹妹即将要上小学,可两姐妹连吃饭都成问题,这两笔学费怎么拿得出来呢!随着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姐妹俩急得抱头痛哭。何玲甚至想干脆自己辍学外出打工,赚钱供妹妹读书和生活。可何玲又担心自己远走他乡后,妹妹要是没人照顾该怎么办?何玲陷入了两难的纠结之中。

  何玲找到了自己的班主任老师,吱吱唔唔向老师提出了自己想退学的打算。老师一听,马上打断了她的话:“你成绩那么好,为什么要去打工?你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啊。”在老师的追问下,何玲只好说出了实情。何玲的悲惨遭遇和对妹妹的爱,深深打动了老师的心,他决定向学校反映情况,免去两姐妹的学费。让何玲不敢相信的是,在老师的帮助下,相关领导了解到她们家的困难后,真免去了她和妹妹的学费。就这样,姐妹俩终于得以顺利入学。

  何玲在学校里读书异常刻苦,因为她知道自己用来学习的时间并不充裕。一到了周末,何玲不但要帮助妹妹辅导功课,还要带着妹妹种田务农。每当农闲时的周末,姐妹俩也没闲着,而是一起到镇上捡破烂卖,希望能赚取一些生活费。为了节约开销,在镇上读书的何玲每个周末都要来回走四个小时的路,从没舍得坐一次摩的回家。

  在苦难面前,姐妹俩相依为命,感情非常好,从来没有吵过架。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何玲却为了5元钱而打了妹妹。

  原来,何玲好不容易靠捡破烂存了5元钱,她将钱藏在枕头下,盘算着用这笔钱给妹妹买些生活必需品。但当何玲要用钱时,却发现钱不见了,她到处找遍了也没看到。于是,何玲就问刚放学回家的妹妹,何容爽快地承认是自己拿了钱,因为姐姐一周才回家一次,她便自作主张地先拿来用了。何玲听后十分生气,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被妹妹一声不吭拿去乱花了。想到这里,何玲火冒三丈,冲上去打了妹妹几下。事后何玲才知道,妹妹拿这5元钱是学校里搞活动,必须要交的钱,而不是乱花掉的。何玲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得知真相后她十分内疚和后悔,她向妹妹道了歉,妹妹十分体谅姐姐的心情,笑着说没事了。误会消除后,两姐妹感情比以前更好了。

  妹妹眼里的姐姐就像是母亲

  2007年,何玲顺利考上了重庆工商大学。此时,妹妹何容也开始读初中。大学的学费每年都要好几千,还有生活费,再加上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这笔钱对于何玲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根本无力承担。虽然何玲也很清楚,只有顺利读完大学才算是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为了妹妹的前程,何玲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外出打工赚钱供妹妹继续上学。

  “姐,这是你第二次有放弃读书的念头,都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放弃多可惜啊!我们还是一起想想办法吧。”何容得知姐姐要出去打工后,极力反对。

  “我们不可能同时上学的,就算能勉强维持一两年,到时还是不能拿到大学毕业证,并且还会拖累你的学习。姐已经能在社会上立足,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何玲强忍心痛,故作平静地安慰妹妹说。见姐姐心意已决,何容非常生气,随后的几天里,她甚至威胁姐姐,如果姐姐放弃上大学,自己也不读书了。何玲很疼爱妹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妹妹能有个好的未来,但如果妹妹连书也不肯读了,那自己努力打工还有什么意义?在妹妹的“要挟”之下,何玲改变了初衷,决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凑足读大学的费用。

  这个暑假,何玲独自跑到县城里打零工。大多临时工的工资都太低,一个暑假下来所挣的钱对于上大学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后来何玲得知一些施工工地也招零工,而且一天有80元工资,她立即前往工地报名。

  工头见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女孩居然要来当搬运工时,一口拒绝,让何玲急得哭了起来。当她向工头说明自己打工的原因后,工头破例同意她先在工地上试干几天。8月的重庆,烈日当空,要顶着40度左右的高温在太阳下从事重体力活,何玲很快就吃不消了。但为了和命运作最后一搏,何玲还是咬着牙和工地上其他的男工友们一样,来回做着搬砖、运沙等体力活,任凭汗水浸湿衣襟。后来何容来看姐姐,才知道她在工地上干活,于是也留在了工地上,两姐妹一起搬砖和推车。两个瘦弱的身影就这样混迹在一群男人之中,形成一道另类而凄凉的风景。

  暑假结束后,何玲靠打工攒下的钱和一些社会资助,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大学校门。妹妹何容也顺利地开始了初中学习。

  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后,何玲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很新鲜。何玲的辛苦没有白费,尽管大学里人才济济,她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刚上大一,当同学们还在熟悉学校环境时,她便开始四处寻找兼职,先后在食堂和超市干零工。何玲班上的女孩,经常交流一些穿衣打扮的话题。何玲何尝不爱漂亮,但是她却连一件新衣服也不敢买,而是把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寄给妹妹,好让妹妹吃得好一些。

  由于重庆主城离万州区较远,来回一次要200多元车费,何玲只得每年过年时才回一次家。2008年春节,这是何玲和妹妹分开半年后过的第一个新年。为了让妹妹体会到家的温暖和幸福,何玲奢侈地从奖学金里拿出一部分钱置办了年货,还为妹妹添置了一件新衣服。大年夜晚上,两人还破例喝了一点酒,何容借着酒劲动情地说:“姐,你真像妈妈,对我这么好。”何玲笑着说:“傻丫头,说傻话呢。”

  大一下学期,何玲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5000元。拿到奖学金后,何玲又有打算了,决定靠自己兼职打工和奖学金供自己和妹妹读书,争取不申请助学贷款。因此,何玲平时周末的休息时间从来都是在打工中度过,同时兼了多份工作。尽管经常累得腰酸背痛,但只要想到妹妹,回味着妹妹的一封封来信时,她都兴奋不已。当何玲得知妹妹的学习成绩不错时,在鼓励妹妹的同时,也会变着法子给予一些奖励。就这样,苦难中站起的姐妹俩,在学习上从来不认输。

  何玲先后获得2次国家励志奖学金共1万元,获得4次一等奖学金、2次二等奖学金。同学们在羡慕她的同时,也鼓励她考研究生。何玲动心了,并把想法告诉了妹妹,何容非常支持姐姐继续深造。

  2011年3月,何玲顺利考上了大连理工大学的研究生。与此同时,何玲的事迹也在学校里传开,经重庆工商大学3万多名师生集体投票,她被评选为该校2011年度感动校园人物。

  夏日的一个夜晚,在重庆工商大学感动校园人物颁奖典礼现场,学校给了何玲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她正在上高一的妹妹何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何容将闪亮的奖杯和鲜花递给姐姐后,两眼噙泪说:“在我心中,姐姐就像妈妈一样,姐姐是我最亲的亲人。如果没有姐姐,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何容的发言,感动了台下的全体师生,久未见面的两姐妹也在台上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