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回了快乐生活

作者:

  在洛杉矶我已经居住了18年,在过去8年里,我有幸在许多演员梦寐以求的热播电视剧《犯罪现场调查》中担纲主演。在充满光芒却无比艰辛的演艺事业上,我现在知足、淡定、快乐。然而,过去我并不如此。

  我找回了快乐生活小故事_96趣味网 一个致力于资源整合的网站刚出道时,为了谋生,我到处跑龙套、出演电视试播节目,虽然我有足够多的戏可演,却感觉精神没有寄托。大学毕业后我搬到洛杉矶,我知道会经历一个奋斗过程,但我没有想到会如此困难。

  洛杉矶的生活完全不同于家乡北卡罗来纳州,那里有我的家人、朋友等所有我可以依靠的人。然而在洛杉矶生活了4年后,我仍然不知道能相信谁,我感到无比孤单、失落。

  我最亲近的朋友是我的宠物猫凯文。除了照顾凯文,我的生活全部都是关于我自己——我够瘦吗?我的发型看起来漂亮吗?为下次试镜我做好充分准备了吗?我的演艺事业将如何发展?我想,我真的需要把注意力从自己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我父母皆乐于助人,爸爸是医生,妈妈是一个艾滋病之家的志愿者,我们家一直参加教堂的服务活动。所以,当听说阿尔圣主教会的食物救济站离我的公寓只有几个街区时,我决定去做志愿者。

  每周一,我都会穿上绿色灯芯绒工作服,走上贝德弗德车道,穿过威尔逊大街,右拐到圣莫尼卡大道,到达食物救济站。在威尔逊大街的拐角,我总是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无家可归者,他五十岁上下,穿着红色上衣和短裤,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看书。他从不打扰行人,只是当有人把钱扔到他的杯子里时他才抬头说声谢谢。我想上前去打声招呼,但他看上去十分内向,我尊重他的个性。

  终于有一次,我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对他说:“我在阿尔圣教堂的食物救济站工作,能邀请您和我一起吃午餐吗?”他抬起头用一双明亮的蓝色大眼睛看着我说:“好啊!”

  “我叫艾米莉。”

  “叫我吉姆!”

  我握住他的轮椅开始向前推,到食物救济站后,我立刻给他安排饭菜。吃过午餐,我又把他送回到街拐角,“我们下周再见。”我说。

  从街拐角推吉姆去食物救济站成了我每周一的惯例。我们很少说话,只是在默默无言中享受着彼此相伴的愉悦感觉。3个月后的一天,吉姆表情严肃地把40美元按在我的手心,说:“我想告诉你,艾米莉,我认为你很漂亮,但是你需要买一件新衣服,我攒了些钱……”

  我意识到,他每次看到我时我都穿着这身绿色的工作服!“吉姆,我没有找到机会告诉你,我是一名演员,我有其它的衣服。”我们大笑了一场。

  这件事增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当我不演戏也没有试镜时,我们常一起去餐厅吃东西。我们谈论童年、家人和各自的经历,吉姆还与我分享他的生活智慧,因为他感觉我在这方面很欠缺。

  一次我问他,“你参加过越战吗?”我以为他是一个老兵,所以当他回答“没有”时我有些吃惊,“那你怎么坐上轮椅了呢?”

  “艾米莉,坐上这椅子可救了我一条命啊!”他说,“我过去是一个酒鬼。在一次狂饮后,我与人打架被打得昏迷,当我醒来时,我意识到,即使我再也不能站起来,上帝仍然站在我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