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军的末日

作者:
    红旗飘扬,军歌嘹亮,1945年6月24日,苏联军民在著名的莫斯科红场举行了庆祝卫国战争胜利大型阅兵式.在威武整齐的白俄罗斯第三方面军的千人方阵里,司令员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昂首阔步地走在最前面.只有很少人知道,他已经被苏联最高统帅部任命为远东苏军总司令,正紧张秘密地准备远东战事;同样,也只有很少人知道,根据雅尔塔秘密协定,苏军将在对德战争结束后三个月对日宣战.
    据情报部门提供的情报:日军当时在本土和沿海岛屿上有二百三十万军队;在中国内地沿海有八十万军队;在中国东北三省有一百万军队.当然,进攻日本本土是最快速有效的手段,但苏联的海军尚不具备大规模登陆作战的能力;中国内地的日军兵力分散,不容易速战速决;只有号称精锐的关东军,人数多,布置密集,比较容易形成大规模的歼灭战.
    由山田乙三大将指挥的日本关东军拥有近一百万的作战兵力,在滨海地区苏军进攻的正面,依靠天然地形屏障,构筑了大纵深的坚固防御阵地体系.日本一直宣称关东军是日本最精锐的部队,装备好,训练精,叫嚣“宁可放弃本土,也不放弃满洲”,摆出一副顽抗到底的架势.但是,外强中干的日本法西斯已经无法阻挡苏军的滚滚铁流.连接苏联欧洲和远东地区的惟一大动脉——长达七千四百公里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从1945年5月起,经受了它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苏军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兵力调动在它身上展开了.一百五十万士兵,两万门各种火炮,五千辆坦克,四千架飞机,共需大约十三万六千节车厢、车皮来运输;铁路上民用运输几乎完全停止了,一辆辆军事专列日夜奔驰在铁轨上,有时列车首尾相接,长达几公里.
    1945年8月8日,苏联驻日大使马立克向日本政府递交宣战书.此后,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在同意苏军出兵的条约上签字.尽管条约太屈辱了,特别是同意外蒙古独立,那是二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呀,连腐朽的清政府也没敢答应,但蒋介石为了换取美国支持他发动内战,一咬牙,认了.
    第二天零点十分,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一声令下,一百五十万苏军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进攻.五千辆坦克轰鸣着碾过了国境线,上千架满载炸弹的轰炸机,在歼击机的掩护下,冲进大雨瓢泼的夜空.许多日本边境守备队的士兵,被枪炮声从睡梦中惊醒时,已经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在大多数地区,日军根本无法阻挡苏军的进攻,甚至连逃跑也来不及.苏军的坦克已经深入敌后,切断了他们的退路.
    但是,长期受法西斯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灌输的中下级军官,驱使着士兵进行毫无希望的抵抗.他们丧心病狂地组织了陆上神风特攻队,全身挂满手榴弹,口中狂喊着“万岁”、“为天皇尽忠”的口号,冒着密集的子弹,冲向苏军的坦克同归于尽.不少地区的日军还派大量士兵,身上捆着炸药,分散潜伏在苏军进攻的地区,组成所谓的“流动雷场”,企图阻止苏军的坦克部队.
    在绥芬河,日军筑有密密麻麻的碉堡群,配备五十多个炮兵阵地.苏军第五集团军用三千五百门大炮、四百多门“喀秋莎”火箭炮、一千六百架次飞机,进行了四个小时的毁灭性轰炸,十几米厚的土层、三米多厚的钢筋水泥地堡被一层层地剥去.日军的炮火终于哑了,苏军战士高喊着“乌拉”发起冲锋,但日军阵地上又响起密集的枪声.原来,狡猾的日军躲在二十几米深的地下,苏军摧毁了第一层地堡,他们从第二层、第三层地堡里钻上来,用轻重机枪向苏军进行疯狂的扫射.经过血战,表面阵地被苏军占领,残余的日军又全部转入地下永久工事.
    “放下武器投降吧,你们已经没有出路了!”苏军战士在外面喊话.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日军在里面回话.
    苏军停止了射击,等待日军出来投降.一队日军高举着双手走了出来,走到苏军跟前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散了开来,一个个往苏军人多的地方扑去,紧接着爆炸声四起,一大片苏军倒在血泊之中.他们就是神风特攻队员,事先在身上绑满了炸药,以投降为名,出来跟苏军同归于尽的.愤怒的苏军在地堡上安装了成吨的炸药,把地堡一层层地炸开,直到最后一层,所有负隅顽抗的日军都被炸死在了地堡中.
    8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向关内的日军展开大反攻.八路军、新四军各部向华北各地铁路沿线的日军发动全面猛攻,牵制华北日军向东北增援,有力地支援了苏军的行动.
    两天后,在苏军强大的攻势之下,日本关东军的指挥部被迫从长春转移到通化,关东军一下子失去了统一的指挥,更加不堪一击.仅仅四天不到,关东军的主力已经被歼灭了.
    经受了原子弹袭击的日本,原想继续抵抗,但关东军的灭亡,促使日本天皇从侵略者的迷梦中惊醒,8月14日,日本天皇发表文告,宣布战败.
    19日清晨,苏军特命全权代表阿尔乔缅科上校一行十一人飞抵长春,他只身一人闯进了关东军司令官山田大将的办公室,使山田大将成为苏军的俘虏,在此开会的日军高级将领被惊得目瞪口呆.
    就在这一天的十三点十五分,苏军普里图拉少将率一支二百二十五人的伞兵分队飞抵奉天 (今沈阳)机场,苏军刚刚占领了机场,还没有完成对机场四周的兵力戒备,突然,一架身上涂满了绿绿黄黄伪装花纹的日本军用飞机,傻头傻脑地降落在跑道上,根本不知道机场已经落到了苏军手里.苏军战士迅速地冲上跑道,把尚未停稳的飞机团团围住,俘虏了这架飞机.
    过了一会,从飞机上走下来一大溜人,有中国人,也有日本人.一个高高的、瘦瘦的,戴着金丝眼镜的人引起了苏军的注意,从周围人看他的目光中,普里图拉感到,这是这群人的头.经过查问,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在无意中立了大功,被俘虏的正是伪满洲国的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和他的随行高级官员,伪满洲国的头面人物几乎被一网打尽.普里图拉兴奋得合不拢嘴,只顾押送溥仪走向候机楼.只听身后一阵喧哗,他一问,才知道随行的“御用挂”吉刚(日本高级顾问)悄悄地溜回机舱,剖腹自杀了.苏军战士只是听说过日本的武士会有这种“壮举”,但亲眼看到了血淋淋的剖腹现场,饱经战火的战士们还是禁不住发出了惊呼.苏军军官懊悔地一摆手:“算了,反正大鱼已经捕到了,小虾就不考虑了.”
    苏军乘胜向前,消灭一切继续顽抗的日军,迅速占领了内蒙古东部、东北全境、库页岛、千岛群岛和朝鲜三八线以北地区.到8月31日,战斗全部结束,至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指挥的远东战役以击毙日军八万四千人、俘敌五十九万四千人的胜利而告终.
    人类终于从二战的苦难中彻底摆脱出来了.